第85节
作者:田园泡      更新:2023-06-02 03:44      字数:2734
  “你们呀,我想你们死,你们就要死,想你们活,你们就能活,你们太把自己当个人了。”皇帝轻轻摇头,那张中年男人的脸上露出古怪而阴沉的笑。
  “是时候该让你们认清自己的地位了。”
  .
  怀特上将带来的一队精神力者,还未展开攻击,就被脖子上的项圈电得没有了攻击能力。
  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没有胜算的挣扎,那为什么还要坚持呢?因为他们是人,不是狗,更不是可以随意被决定生死的牲畜。
  奴隶存在于远古,那是一种早就被摒弃的邪恶封建制度。
  奴隶之所以成为奴隶,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奴隶,是低贱的东西。
  可当有人觉醒,当有人睁开眼,抬起头,觉得自己是个人的时候,蝴蝶效应就展开了。
  可惜,十年,他们花了十年的时间,依旧无法从这场看不到尽头的挣扎中看到希望。
  “我死了,也会有无数精神力者再站起来。除非,你杀光所有的精神力者。”怀特上将一直是个文质彬彬的上将,可此刻的他满身狼狈,逼近死亡,眼神却像狼一样锋利。
  “那我就成全你。”皇帝冷哼一声,手中的控制器高高扬起。
  突然,“啪嗒”一声,控制器应声而碎。
  小别墅的门被风吹开,苏白白面无表情的从里面出来。
  她想起来一件事,这是一本小说,她曾在小说里看到这么一句话。
  ssss级精神力者出现之时,就是项圈解除之时。
  苏白白绞尽脑汁,只想到这么一句像预言一样的话。
  她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毁了一个控制器不是胜利,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的控制器。
  最重要的是项圈。
  而更重要的则是精神力者自己的觉醒。
  若是连自己都没有觉醒,那么只能一辈子当条狗。
  巨大的黑色翅膀展开,少女黑色的发丝随风飘散,那黑发遮住她绚烂的眉眼,露出殷红而饱满的唇,以及那窄小白皙的下颌。
  她的身体极瘦,风吹鼓起她的衣衫,更勒出细腰纤骨。
  亚里躺在地上,从他的视线能看到少女身上不断蔓延出来的黑红色精神力者丝线。
  它们在阳光下纠缠,翻滚,像潮水一般汹涌,像薄雾一样温柔到悄无声息。
  黑红色的丝线勾住精神力者们脖子上的项圈,缠绕,收紧,覆盖。
  皇帝陛下看着如此妖冶的苏白白,站在原地震惊了一会儿后暴怒。
  “这是我的帝国!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是他的权势,他才是王!
  皇帝陛下又掏出一个控制器,按下了按钮。
  与此同时,精神力者们脖子上的项圈开始毫不留情的绞紧,蓝色的电流甚至粗实到肉眼清晰可见。
  苏白白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她淡淡地瞥一眼这个几近疯狂的老皇子,又覆上一层精神力。
  ssss级别的精神力很强。
  仿佛没有尽头一般将在场所有的精神力者尽数覆盖。
  这是一场精神力者跟枷锁的博弈。
  赢了,满盘皆赢。
  输了,满盘皆输。
  “啪嗒”一声,一道细微的声音从小别墅里响起。
  亚里伸手扯掉脖子上的项圈,缓慢撑着地面站起来。
  男人黑发遮面,伸手抚上自己那一圈明显比别的地方更白上几个度的肌肤,阴沉地笑了笑。
  “啪嗒,啪嗒,啪嗒……”越来越多的项圈被打开。
  沉睡着的,桎梏着的精神力者们开始苏醒。
  他们知道,反击的时刻到来了。
  第72章 番外一
  一代帝王死去, 自然就会有另一代帝王继承。
  皇帝在士兵的掩护下仓皇逃窜,苏白□□神力耗尽,翅膀搭拢下来, 软绵绵的倒地。
  亚里伸手托抱住她。
  霍斯克扶着金瑟站起来, 怀特上将领着那队精神力者们追逐出去。剩下的精神力者们站在原地摸着脖子,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其中那个握着匕首的人兴奋劲过后, 猛地一下跪倒在亚里面前。
  亚里垂眸看他,神色冷淡。
  “对, 对不起……”
  其余精神力者反应过来, 也跟着跪了下来。
  亚里没有说话, 霍斯克上前来, 伸手将那个精神力者拽起来,然后猛地朝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霍斯克的一拳, 不是普通人受得了的。
  男人被打飞出去,摔在地上,匕首也掉了。
  “这是我的愤怒。”霍斯克走过去, 一把抓起那个男人又揍了一拳,“这是我的悲伤。”
  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 他勉强虚开一条缝, 又听霍斯克道:“这是我希望你站起来成人。”
  最后一拳, 霍斯克并没有打下来, 而是伸手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
  “没有了项圈, 我们是人。”
  这群精神力者还没从去掉项圈的喜悦中回神, 面容就被杀戮代替, 他们浑身充满了力量,他们能做到一切他们想做的事。
  褪去枷锁后的精神力者是无敌的,他们似乎能做任何事, 也似乎强到能掌控这个世界。
  可这些臆想都被霍斯克打断了。
  “我们去掉项圈,是想当人,而不是当畜生的。”
  霍斯克深知精神力者们的力量,他也知道去掉项圈意味着什么。
  “你们应该深知被掌控的恐惧,我希望所有人,都像人一样活着。”霍斯克的声音低沉优雅,带着令人心定的味道。
  “元帅放心,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必然不会忘记曾经受过的苦。”那个被霍斯克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含糊着说完,用力抹了一把泪。
  霍斯克颔首,转身看向其他人。
  大家都红了眼眶,纷纷点头。
  这种草根翻身,不忘贫苦,积极自我纪律的场面实在是震撼人心。不过苏白白并没有看到,因为她晕过去了。
  .
  精神力使用太多会晕。
  苏白白明白了这一点后,她正躺在床上,被亚里一口一口地喂着营养液。
  “不能让我自己吸吗?”
  “我喂你吸。”男人不肯放。
  苏白白:……
  苏白白被喂完一袋营养液,才开始问亚里外面的情况。
  “霍斯克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情势,只是还有一件事。”亚里说着话,神色略阴沉,“异兽族那边不太好。”
  因为四人在空中飞扬的场面,所以那个人偶的事被拆穿了。
  “那怎么办?”苏白白蹙眉。
  “霍斯克不想引起战争,他正在跟异兽族那边谈判。”
  “情况呢?”
  亚里站起身,没有回答。
  苏白白明白了,情况不太好。
  “异兽族曾经以人类为食,就是要开战也没关系。”亚里捏着营养液的袋子,“全部杀光就好了。”战斗狂魔亚里如此说道。
  “可是我怕你出现危险。”苏白白脱口而出这句话。
  苏白白并不是一个喜欢表露内心的人,可想而知亚里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多么开心。
  他掩住脸上狂喜之色,猛地上前一把抱住苏白白。
  “我好高兴。”
  “第一次高兴是你还活着。
  第二次高兴是你带着我跑。
  第三次高兴就是现在。”
  苏白白想说,那你高兴的点还真是容易,可在对上男人的视线时,还是没说出这种调侃的话。
  少女弯眼,努力露出笑来,她说,“亚里,我爱你。”
  男人瞳孔一震,抱着苏白白的手下意识颤抖,他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的话。
  “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霍斯克,我爱的人一直是你。”苏白白伸手捧起他的脸,郑重其事道:“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你,只有你一个。”
  亚里似乎是傻了,他呆愣愣地听完苏白白的话,突然扭身低头。
  苏白白有点困惑,难道她说得还不够真诚?还不能够让这个没有安全感的男人相信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