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远离
作者:放线菌      更新:2024-06-11 15:52      字数:2256
  眼前是茂密的树木,地面遍布枯枝,踩上去时不时发出清脆的响声,树梢上的鸟群被声音惊吓到,展开翅膀迅速往空中飞去。
  沉萤在树林里走了很久,但是好像怎么也走不出去。她只隐约记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但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天色越来越暗,她想着尽快离开,不然天黑了这里可能会有野兽出没。
  徒步继续往前走,时间过了很久,像鬼打墙一样,她怎么也走不出去。
  这时林中传来一点响动,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沉萤害怕得跑起来,没跑几步就被绊倒摔在地上。
  她满头大汗呼吸急促,那些声响又好像是从前方传来,她抬头往声源处看去。
  树后走出一个人影,缓步朝她走了过来,沉萤的眼睛一点点睁大,看清来人的面容。
  陆逾白。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眼神中看不出一丝情绪。
  沉萤像被盯中的猎物,身体动弹不得,她面前的陆逾白向她抬起手。他手里是枪,枪口正对着她。
  沉萤面色惨白,恐惧到无法呼吸。
  “别、被杀我……”
  他不理会她的求饶,冷漠地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枪响,沉萤瞪大了眼,看到子弹从枪口飞出,可是她并没有被子弹击中,她的身体突然沉入海中,冰凉的海水瞬间灌入她的口鼻,强烈的窒息感袭来,她在水中奋力挣扎,身体却逐渐往下沉。
  “哈——”
  沉萤猛地睁开眼,呼吸急促,额头上满是汗水。她此刻正躺在床上,手紧紧抓着被子,刚才的景象只是她的梦。
  面对死亡的恐惧感在梦境中异常强烈,她渐渐缓过气,有些警惕地观察四周环境,她现在不是在海里,而是处在一间窗帘禁闭、光线微暗的房间里。
  沉萤撑着床坐起身,她记得她和迟骁跳进了海里,在海水中她的意识慢慢消失,然后再醒来就是身处这里。
  这是哪儿?迟骁呢?
  身上衣物已经被换过,沉萤下床去拉窗帘,还没走到窗边,她听见了一些声响,从她醒过来就能隐约听见,像是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
  她缓缓将窗帘拉开,映证了自己的猜想,窗外是一片海,阳光洒在广阔的海面上,波光粼粼的像一幅画。
  沉萤微微一怔,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这个房间干净整洁,窗边的桌上放着一些一次性用品,看起来像是民宿之类的地方。
  她无法放下心,往门的方向走,走出房间,她发现这是一个套房,外面是不大的客厅和阳台,她一眼看见了宋恪,他站在客厅外的阳台,正在和什么人通电话。
  看见宋恪的背影,沉萤的一颗心也落了下来,看来她和迟骁都获救了,他们也摆脱了陆逾白。
  她走过去,离近听见宋恪讲电话的声音,有点犹豫地停在了原地——宋恪很罕见的情绪激动着,话音也蕴着怒气。
  他面朝宽阔的海面,单手插兜,对电话那头说:“你现在要担心的应该是你自己,我会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
  那边似乎激烈地争执了下,宋恪更加冷淡地反问:“如果没有我,你打算怎么带沉萤逃走?”
  半晌他又问道:“迟骁,你有保护她的能力吗?”
  沉萤心里一跳,宋恪是在和迟骁通话?
  她还想问迟骁现在在哪儿……现在看来他应该没有危险,只是没有和她一起在这里。
  宋恪的问话说出,电话那头似乎长久地沉默下来。
  宋恪也沉默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慢开口道:“你放心,我不会把小萤绑在我身边,我不像你们那样自私……”
  “她安全之后,我也会离开她。”
  沉萤略微愣了愣,眼睫轻轻颤动。不知为何,她有些不想让宋恪发现她听到了这些话,于是回到房间里。
  关上房门,她的心还在砰砰直跳。
  她不由得有点吃惊,宋恪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之前沉慕年没找到她之前,她就是想彻底远离他们。
  经历过陆逾白那样的恐吓后,她反而对现在的情况有点木然,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处于安全的环境里。
  挂断电话后,宋恪把电话卡取了出来,换上另一张,虽然迟骁用公用电话打来,以防万一,他还是换一张新的,避免被追踪。
  他带沉萤来这里,连银行卡都没带,订民宿房间也用的是现金。
  这样一来,想在茫茫人海里找他们的踪迹,可以说是难如登天。第一次做这种事,宋恪却没有想象中的紧张感。
  他把手机放进口袋,推开阳台的玻璃门,走到沉萤睡的房间门前,开门进去,他的面容还维持着刚才和迟骁通话的冷淡,抬眸看向床的方向,才突然发现房间里光线明亮。
  沉萤正坐在床边,他一进来她就抬头看过来,喊了声他的名字。
  宋恪神色倏而怔忪,顿了顿,走到她面前:“你醒了。”
  沉萤微笑着点了下头。
  顾忌她被之前的事吓到,宋恪声音放轻许多:“你睡了两天。”
  他垂眸道:“可能是因为情绪紧张加上溺水。”
  她被救上来后,宋恪就立即带她离开,现在他们在临市的一个小渔村,还是有点危险,难保陆逾白不会找到这里。
  宋恪坐到她身边,向她仔细解释了这几天发生的事。
  沉萤认真听完,极为感激地看着他:“谢谢你,宋恪。”
  宋恪摇了摇头:“我们在这里休息几天,然后你决定你想去哪里,我陪你一起过去。”
  望着沉萤,他忍不住心想:她有没有听见刚才他和迟骁说的话?
  他微微垂下眸,不管她有没有听见,那都是他的真心话。他想让所有会伤害她的人离开她,也包括他自己。
  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看外面天色,现在时间是下午,昨晚他们才到这里,她又现在才醒,这几天什么也没吃。
  他温和道:“先熟悉一下这附近。”
  “你饿了吗?”
  他一问出口,沉萤就明显感觉到胃里的空虚感,望着他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