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凄风苦雨
作者:沉深谂      更新:2024-01-07 15:51      字数:2142
  大殿内部的安置是根据各宫娘娘的位份排列的,许是特别传召的缘故,给她排在了从三品贵嫔的位置上。
  行云来之前没想到会得到如此殊荣,所以穿的还是从前身处闺阁时的着装,淡雅、朴素,就连发髻都是未出嫁的式样。
  等到跟随领路的宫女走到席坐上时,她才突然意识到,与其他娘娘相比,自己实在是简朴的过分,不得体,不适宜,甚至还有种故意博取众人关注的感觉。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且不提在座的各位对她特立独行的衣着产生什么看法,就是圣上远远瞧见了,也要皱眉说几句。
  她不该来的。可惜少女没有选择的权利,如今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面对接下来要应对的状况了。
  还没走到席位上,太后娘娘身边的女官就来寻太子了,说是一个多月没见,想念得紧。他认识那位姑姑,所以站起身准备跟她过去了,离开之前想起了她,便回身来找,像个小大人一样开口叮嘱道,“母亲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行云伸手最后一次帮他整理好衣服上的褶皱,强压下心里的慌乱,笑着回答,“好不容易同太后娘娘请回安,多陪她说几句话,不用管我。”
  他抬头认真看了看母妃的神情,也不知道心里都想了些什么,开口解释,“太后娘娘向来不喜欢母后,也不喜欢我,我和她没什么话好说。”这时候的太子殿下只知道用“喜欢”一词衡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只亲近真正对他好的人。
  这可不行。行云把他拉到怀里,耐心地同他说,“殿下,我不知道你们从前是怎样的。如果她们曾经对你不好,我日后会努力帮你讨回来公道来。可现如今,她毕竟是你的长辈,就像我于你的关系一样。你该多说些好听话。”
  他没有回答,可能有些理解不了她的想法,觉得自己既然是太子,是这座皇宫里第二尊贵的人,其他人就都得让着他,顺着他的意思来,哪怕是太后娘娘也不能要求他。
  少女心知他的骄傲,又明白他年纪这样小,大抵不懂这当中的人情世故,干脆哄他,“阿霁,你若是能把圣上、太后哄开心了,我给你做一周你最喜欢的吃食。”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嘴馋的很,见到什么都想吃两口。
  这主意好。太子殿下的眼睑上下动了动,仿佛得到嘉奖一样,开口补了句,“我还要母妃多给我做几身衣裳。”尽管他是太子,可也只是个几岁的孩子,这一点好处,都能叫他欣喜。
  “好。殿下最听话了。”行云捏了捏他的手,而后示意姑姑带他过去。
  太子走了,坐在她前面的几位贵嫔才敢回身凑过来找她说话。她们年纪不轻,其中有几位是圣上尚且年轻时入选进宫的,按年岁算,都可以当她的母亲。
  “行姑娘,入宫这么久也不到园子里走走,可叫我们好奇坏了。”大家都是明白人,皇帝还没宠幸她不代表这辈子都把她晾在一边,她毕竟是太傅的女儿,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也冷落不了。这次宴席更能说明问题,她高升的日子大抵不远了,所以说话都客气。
  “是我的不是,整日都围着太子殿下打转,实在抽不开身,等来日得了空闲,行云定当上门拜访。”她端坐于桌前,不卑不亢地回答她们的问话。
  这样无意义的寒暄直到皇帝来了才能停止。所有人都恭敬地走到桌边朝着主位欠身行礼,等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听见那声颇为嘶哑浑厚的嗓音时,她才敢抬头,跟随众人的视线去打探坐在主位上的她未来的夫君的样貌。
  苍老。也许是悲恸过度,圣上的鬓边生了许多白发,目光也有些浑浊,看向妃嫔们的神态里没有几分精神。就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年近垂暮的老男人的模样,根本不值得她的期待。
  所以在匆匆看了两眼后,她的心里突然感到一丝荒凉,甚至有些无助。她不知道要怎样说服自己去把这样一位只适合用来跪拜的尊者放进心里,甚至还得学着当一位合格的女人那样,尽心尽力地服侍他。
  很怪异,不是么?如果没有感情、完全陌生的话。
  她正低着头胡思乱想着,宴会就忽然开始了。也不知道岑开霁同太后和圣上都说了些什么,两位长者往她这里看了一眼,私下交谈了几句,便把小家伙放回来了。
  就像救星一样,他被公公领回来,靠着她坐下来,又在桌子下面偷偷地拉住了她的手。
  “母妃,我就多说了几句你刚才让我讲的话。他们就开心的不得了,太后娘娘第一回夸我,怪不习惯的。”他悄声和她吐槽,心里估计觉得这些大人实在是奇怪,明明就不是很熟,也会被假话哄骗进去。
  “圣上说什么了?”她比较在乎那个掌握了她生杀大权的人,毕竟以后还有没有缘分做他的母亲,都在那个人的一念之间。
  “父皇让我跟你说,过几天就来看你。不过我说了不算,如果真的要来,到时候会有掌事的公公同你说的。”行云不知道太子明不明白这件事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见他得到夸奖颇为开心的模样,没有出言打断,“母妃,知道这个消息,你开心么?”
  她第一回被这个小家伙问住了。
  见到圣上之前得知这个消息,她也许会开心的吧。毕竟终于能得到位份,能拿到更多的月例带他了。可在见过圣上之后,她忽然犹豫了,她觉得自己讨好不了那个男人,会把一切都弄得很糟糕。
  如果能只当他的母亲就好了,如果不需要当他父亲的女人就好了。
  她看着太子满眼希望得到夸奖的样子,又猜测,他刚才肯定在那两位面前说了很多自己的好话,很多很多,把她夸的天上地下只此一个那样好,又不舍得打击他的期待了,于是微笑着开口回答:
  “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