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观美人(重生) 第93节
作者:嗟鸦      更新:2024-02-12 13:09      字数:3699
  “我有了孩子后,一切都变得好起来。我还以为,孩子就是我要等的,解开我薄纸之命的有缘人。没想到,也只是多活了两年罢了。”
  “娘娘,我求求你!”
  “经过那么多生生世世,一切都在改变,我想了想,唯一不变的,一个就是圣上和娘娘,无论如何开始,什么时候开始,娘娘最后都会成为圣上唯一的皇后,享尽宠爱。”
  “另一个,就是娘娘都是那个心善可信赖的人,曾帮过我不止一回。对不起!我不该因着嫉妒娘娘的好命,就对您说谎。下辈子,下辈子我若能再见到您,必定给您做个侍女,做牛做马!只求你护佑我的孩子!求求您!”
  李茂看了看叶梨,叶梨咬咬唇,为难地道:“我真的很难再信你。”
  第85章
  罗玉卿脸色黯然, 又祈求道:“求求您!求求您!”
  又求李茂:“求求圣上与娘娘,我不再担忧孩子,会将以前曾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细细想了记下来, 或许会对圣上与娘娘有所助益。”
  叶梨叹了口气, “即便你写了, 我们又如何敢信?”
  罗玉卿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她却又道:“不过孩子是无辜的。你若只求他平安活着,你真的出了事,我会保他平安健康长大。但是更多, 就不能够。”
  “我也不想将他留在身边或者皇宫里, 亦不会给他什么富贵权势。可是那样的话, 他还不如在英国公府长大呢。你可要想好。”
  罗玉卿却立时面上带喜, 不迭点头:“这样最好。我也只想让他平平安安长大,足够了。我会留他钱财, 保他衣食无忧。只要娘娘肯护佑他,不让他被别人欺凌, 就好了。”
  叶梨看她神色,倒似真情实感。但是想到被她骗得恨极李茂,终究是有些愤懑。
  李茂和叶梨让罗玉卿起身落座,又听她说离开京城的事。得知她跑去一个山村, 寻到以前辈子曾遇到过的一个救过命的猎人, 得他收留,生下一个女儿,隐在山村生活。
  两人亦是有些唏嘘。
  叶梨让她改日带了女儿罗四季来, 又笑着问:“罗姐姐莫非是为了女儿, 故意骗我, 说上辈子并未嫁给圣上。”
  她已不再在意上辈子,却终究有些好奇。
  罗玉卿道:“我所经历的无数生世里,我与圣上大婚,就算是除您之外,与圣上最密切的女子了。倒是娘娘……”
  “她如何?”李茂插嘴,却看着叶梨笑。
  “有一辈子,娘娘要嫁给别人了,成亲的路上,还是拜堂的当时,被圣上拦路……抢了去。不过我也没亲见,那辈子,我一辈子都在沙洲呢,根本没能进京,因而,一切都只是传闻,我听过一耳朵。”
  叶梨忽然有一个问题,几乎到了嘴边,却又忍住,道:“你莫不是故意挑唆我和圣上?”
  罗玉卿面色惨然地苦笑,“你以为我没试过吗?”
  她呼了口气,“我早已经厌倦了,对我,人生就似一场戏罢了,我毫不在意,反正,我总没好结果。”
  罗玉卿这么说,叶梨倒有些心内不忍,不过也未如以前那般,想法设法安慰。
  “若不是因为四季,或许我当初重生后,真的会再试试,比如想法设法嫁给圣上,反正我不怕死。”
  “孩子虽是意外,对我而言,却很不同。你或许不懂,我生生世世,虽活着,却如游魂,总觉这世间,并不真实。这个孩子,简直是个奇迹,因为即便我死了,只要她能留下,就如同我仍活着,不曾重生。”
  叶梨低头,沉默了一瞬,道:“我答应了,照看她。”
  罗玉卿欣喜,又问:“你还想知道什么,便问我,我都告诉你!”
  叶梨摇摇头,“不用了。”
  她曾经疯狂想回到上辈子,好追寻令她痛苦又迷惑的真相。可是如今,她只想好好活在这辈子里,珍惜所有。
  罗玉卿想翌日就带女儿罗四季进宫的。可是,李茂却道:“不需来见,我马上帮你安排住所和护卫,保你母女平安。若你有意外,亦会好好照顾她。”
  罗玉卿还想再说,李茂却扬手阻止,道:“除非必要,我们不会让你女儿进宫来见。况且,明日,还有要事呢。”
  李茂并不是敷衍罗玉卿,确实已安排了要事。因为第二日,是休朝日,李茂已经与叶梨说过,要带她出宫。
  两人乔装打扮,做了寻常百姓夫妇打扮。只是一个高大俊朗,一个美若仙姝,下了马车,就招惹了路人频频关注。
  叶梨有些担忧道:“圣上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李茂却摸摸嘴上的八字胡,笑了笑,将叶梨脸上遮了口鼻的流苏轻纱又理了理。
  本是为了遮掩叶梨的容貌,才戴了这个,可似乎,却衬得叶梨的美目秀眉,更生了神采。但是他之前在宫里说不用戴帷帽,这下子也不想就反口,只得在心里暗暗发悔。罢了,为了叶梨开心些,只得便宜了那些多长了眼睛的路人。
  李茂带着叶梨,去逛京城最繁华的秀丰街。这条街上,吃喝穿用皆有,且都是京中有名的大店铺。
  之前,叶梨也就被罗玉卿带着在京城游逛过,不过大多是在马车上,为她指点一二,并未似这样,真的逛起街。她觉得新奇无比,在李茂的怂恿下,竟是买了好些东西。
  宫里自然什么都有,但是自己逛的买的,却又很是不同。
  逛累了,又去食府吃了饭,才上了马车。叶梨逛的又满足又累,李茂将她的腿抬上来揉捏,她舒服得几乎在马车上睡过去。
  再停下时,李茂掀帘,叶梨打眼看了眼,就发现,竟是来了桃皈观。
  桃皈观本是不许男子进入的,不知李茂如何通了关窍,有人领了他们,从侧面的通道一路往后……
  一直行到了那个叶梨住了两年多的小院。
  虽是已经放下不再想,但是真的就在眼前,叶梨仍有些恍惚。
  这个院子,后面是湖,前面是道观,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叶梨侧头看李茂,心里暗暗想,或许真如罗玉卿所说,他们是生生世世分不开的缘分。她藏在这里,李茂都能闯入,又能常来。
  领他们来的道长默默打开院子,就侯在了门外。叶梨站在门槛外,望着熟悉的小小院子,眼圈有些发红。还是李茂牵了她的手,轻轻从背后推着她,她才终于有勇气走了进去。
  木门阖上,院内只剩下她和李茂,就似上辈子,李茂跳墙潜来,两人偷偷幽会。
  叶梨轻轻抬脚,似乎稍微重一点,就要踩碎这安静的小院。
  “阿茂!”她颤声唤身边人,为他絮絮解说。
  “你就总是从这里跳进来,外面有棵树,你是攀树跳墙的吗?”
  “你每次来,都从这口井里,帮我打满一缸的水……就檐下那口大缸。我曾经摸着你手上的茧,笑话你,不似将军之子,倒似将军家的伙夫……对呢,你还爱烧水煮茶给我喝。”
  “阿茂,好似上辈子,你比现在对我更好呢……”
  叶梨娇嗔,李茂笑着道:“今日回宫,我就给你烧水煮茶,可行?”
  两人绕着院子走,处处皆有叶梨的记忆,上辈子的点滴。
  叶梨有些惊讶地道:“我记得我初搬进来时,院子里还有些杂物的,等我来了才慢慢搬走,如今倒是很干净。”
  李茂摸了摸她的头,“我让人稍微整理了下,按着你曾经说给我的。”
  叶梨想要放下上辈子的事,就与李茂说了好些,关于桃皈观的。
  她如今很少哭了,却又忍不住瘪了嘴,颤颤欲哭。
  李茂将她搂入怀中,她呜呜咽咽,道:“你终于带我离开这里,将我娶回家了。”
  她哭过一场,终究受了影响,脸上有些郁郁。两人携手进了正屋,李茂就作势将她往塌上推,嘴里道:“我记得你说过,我们曾在这里……颠云覆雨,不若今日试试。”
  叶梨惊得低呼出声,轻轻打他,“你胡说什么!绝对不能!”
  李茂就抱着她笑,她才意识到,李茂是故意逗她,好遣散她方才的难过。
  在床榻前,她如上辈子一样,紧紧贴在李茂怀里,死死抱住他,唤道:“阿茂!”
  “以后,我不必再想着这个地方了。”
  “因为我有你,真的在我身边,做我的夫君。”
  “叶梨,随我离开这里,嫁给我,可好?”
  李茂温柔相问。
  叶梨点点头,“好!”
  李茂听了,却将她从怀里轻轻扯开,然后走了出去,喊了一声。
  叶梨忙抬袖沾去眼里的泪水,才擦干眼泪,拢了拢头发,就看到容嬷嬷和白絮竟然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手里捧着一些东西。李茂却走了出去。
  容嬷嬷展开手里的锦缎,却原是一件精美的婚服。
  叶梨讶异,容嬷嬷已经展开,道:“我来帮小姐更衣。”
  叶梨换上婚服,又戴了一个红玉髓凤凰花冠,虽算不上完全和规整,却俨然已经是大葪新娘子的妝扮。
  有人到门口禀报李茂“好了”,李茂走回来,望着叶梨,将手里的大红盖头,轻轻覆在她头上,然后拦腰抱起她往外走。
  李茂抱着她,又走了一遍通道,门口,已经多了一个大红花轿等待。
  轿子晃晃悠悠,只有叶梨一人。她偷偷掀开盖头,并没看到李茂,掀开一点帘子,竟看到李茂骑在马上,正行在轿子旁。
  与寻常的结亲队伍相比,确实简陋了一点,仅有花轿里的新娘,和轿外马上的新郎,安静行进。一轿一马,绕着人迹较少的路,一直行到了皇宫东北侧的丹阳门,直接行了进去,在庆阳宫门口停下。
  并无鼓乐,亦无亲友,但是叶梨的心里,已如真的身在其中,咚咚鼓擂。
  李茂下了马,又将叶梨从轿子上抱起,一直行进了后殿。
  红盖头才被揭起,叶梨看到李茂,已撕去了八字胡,亦清洗了故意画过的眉毛,恢复了正常的模样。他如今正是英武之年,比在妙峰山初见时更多了些内敛,比在桃皈观时更多了些威仪。
  “茂郎……”叶梨喃喃,有一瞬间的恍惚。
  “阿梨,即便我不记得了,但是你说我答应过的事情,我就做到。”
  “接你出桃皈观,娶你为妻。与你白头偕老,永不离弃。”
  叶梨笑得如春日绽放的花朵,却又盈满了水珠,滴滴落下。
  这次,李茂并未给她拭泪,欢欢喜喜看着她哭。
  “娘子,可省点儿眼泪……等我们拜完天地,入了洞房,还有的你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