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玄幻+古言】宝狐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玄幻+古言】宝狐: 一百七十七只宝狐-往者之别与神明之乱

    见过了生者,告慰过迷途者,最后,便是送别往者。
    夜色将要降临时,辛秘找到了辛梓。
    他是身份重要的囚犯,又旧有宿疾,不论哪位神医来看,都是无力回天。因此,即使他去世得突然,周氏的人仍收殓了他,只是战事急起,尚未来得及入葬。
    黄昏寂静,偏屋窗帘皆掩着,只有因她到来而敞开的门扉透过一丝光线。
    辛秘看到了安静躺在床上,被遮蔽于轻纱白布之下的、枯槁瘦削的身体。他看起来是这样单薄,因为死亡而凝固在气血衰败的这一瞬间,嶙峋的骨似乎要刺破白布,露出下面年轻的面孔。
    他实在还很年轻。
    辛秘出神地想着,以他辛氏族长的身份,难道不是合该作为话本子里的主角出现吗?那些茶楼里的话本,不都是讲着,身怀重病,被神医断言活不过多少岁的主角,坚强地活过了一道又一道门槛,最终人生圆满?怎么到了辛梓这里,他不仅没有活过医生预测的三十大限,甚至还远远不到呢?
    作为睿智的神明,她清楚地知道面前这具身体的衰败脆弱,也知道那些话本子的真实性。然而她身体里好像出现了一个脆弱的缺口,属于神明的聪颖、冷漠、傲慢在这里一点点破碎了,被凡人的什么东西填满了,那东西像呛人的炊烟,杂乱的棉絮,浑浊焦黄的糖浆……是决不该在神明身上出现的,却又温暖而庸凡的东西。
    她不讨厌这处碎裂。
    也许,做过凡人,体味过人间世俗的烟火,便再无法静坐于佛堂之上冷漠垂怜众生了吧。
    辛秘握了握已经空无一物的颈项,仿佛那里还有个项圈似的。
    她走上前去,脚步轻轻落在地面上,安稳和悦。
    辛梓死去的时候一定很安然,他的身体已经冰冷僵硬,维持着死去的模样,四肢却是安然放松地伸展着的,辛秘见过许多人死去,他们或不甘,或因为病痛痉挛,有个体面的死状并不是易事。
    这个她养大的,短暂一生都被疾病伤痛困扰的孩子离开这具折磨他许久的躯体,就好像摆脱了枷锁似的。
    她素白的手隔着薄薄一层布料,握住了他自然平放的手。
    ……
    与他的躯壳道别,辛秘抬头看了看已经昏黑的天空,遥遥望着寂寥无人的后院,她向那处走去。
    跟随着某种只有她才懂得的指引,她来到了一处残垣断壁。
    这里亦是从前很少有人居住,只有空荡荡的房子建在这里,只是墙壁和周遭塌陷的院落内有些凌乱的生活痕迹,应当也是最近一段时节有人停留,多半是那些因为战事被困在辛氏老宅的平民和走商。
    乱战结束后,他们陆续离开了这里,回归自己忙碌挣命的生活,这里只留下一点点他们的痕迹。
    她脚步轻轻,走到了一面矮墙后的角落。
    一边是雍容古树,另一边是遮蔽风雨的院墙,这个角落是被人精心挑选而来的,即使偏僻简陋,但被人细心地除过草,地面上还留着长久焚香的黑色印记。
    辛秘看着那两块古朴简单的,甚至称得上有些拙劣的……墓碑。
    她知道,一方碑下埋着的是个小小的婴孩,她刚降临人世,就因为寒冷的天气和不足的食物而衰弱,恶劣的环境夺去了她的生命,她幼嫩的骨肉就埋葬在这块方碑之下,带着亲人的眼泪与怀念一道,无声地停留在此。
    另一块碑下空无一物,只有碑面上镂刻了些花纹,不够精美,不够雅致,带着点乡下人家的庸俗土气。
    在神明眼中,这块碑蔓延开来无数的丝线,因果、宿命……密密麻麻环绕着它,无数的恳求与祝愿凝结在丝线之上,这些丝线的尽头只牵住了一个人。
    在不久的以前,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乞求过庇护与安稳,有一个人回应了他们,他竭力地、燃烧着自己的生命骨血,用残破的羽翼庇护着他们,无数的祈愿有了回报,丝线成环,念力酝成,在这片土地上寂寂无声地流淌。
    在他死去之前,受他庇护的人感念他,祝福他。
    在他死去之后,怀念他的人呼唤他,思念他。
    辛秘聆听着风中的声音,微微合上了眼。
    她的宿命也注定了。
    新的神明已经诞生,即使幼小的神子在无法保护自己时便不幸陨落,这无法动摇岁月轮转的律令,她即将消散。
    她将逐渐衰弱,无力,丧失呼风唤雨的神力,化为一捧尘埃与烟气。
    在她陨落之后,旧神逝去,新神早亡,又该由谁来保护辛氏呢?
    月至中空,庭院里纯然地寂静着,只有守夜的人安静地燃着火把,坚毅面孔在火光下熠熠生辉。
    辛枝回到了霍坚养伤的病房。
    她走时悄无声息,重新进来反而是大张旗鼓的。一点都不体贴病患需要充足的睡眠,这位一贯任性的神明就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又回来了一样,软缎鞋底在地砖上踩得“哒哒”作响。
    霍坚从梦境抽身,他坐起身来,看到了辛秘的面孔,茫然的表情一顿,有些温和地软化下来。
    “您怎么了?”
    出去了一天,怎么带着这样的表情回到他的身边?
    辛秘不愿意多说,她直直地走到床边,垂着眼睛不想看他:“我不开心。”
    霍坚失笑:“我当然知道。”
    辛秘是个别扭性子,在不熟或者讨厌的人面前,她礼数周全半点不肯示弱,一旦到亲近的人身边,她倒磨人得紧,想方设法地让别人知道自己难受,或陪她一同难受。
    她此番回来,看起来是难受得很了。
    辛秘还是不说话,闷头闷脑地靠近他,有点力气地掀开他身上暖烘烘的被子,一股脑钻了进去。
    “……”霍坚有些错愕,手掌虚虚张开着拢着她的肩膀,不知道要合上去还是收回来。
    ……她现在这样子,不像那个冷漠的神明,倒像戴上项圈有了七情六欲的凡人。
    可看一眼她细白的脖子,那项圈被毁掉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他没发癔症,自然清清楚楚知道这个扑在他怀里的是辛氏的神明,是天道绘制的图腾,是江河山川蕴养的宝物。
    他吞咽了一下,手掌贴在她肩上,却是恭敬守礼地,将她拉开了些:“您还好吗……?”
    话还没说完,霍坚就顿住了。
    他看清了辛秘的表情。
    方才埋在他怀里,此时被他拉着露出来的,是他从未见过的神情。
    辛秘合该是趾高气扬的,冷漠嘲弄的,或是遥远神秘的,但不该是这样……双眉迷茫而委屈地耷拉着,眼睫颤颤,眼眶中尽是茫然虚浮的水雾,就连里面的泪都好像是画出来的雾滴,阳光一照,便倏地没影了。
    她挺翘的鼻尖发着红,就这样蹙着眉,盈着泪,咬着唇,脸颊都因为不知何处而来的委屈蒸得晕红,抽着气看着他。
    霍坚感觉自己心碎了。
    他短暂地忘了礼数,软了臂膀,连断了的那边筋骨都麻酥酥的,软软地环着她,声音放得又软又轻,就好像冷冽雪山被晕晕红日蒸起来的那捧水雾,朦胧包容:“别哭、别哭……”
    辛秘垂了眉眼,手指揪着他的衣摆,不言不语,只细细地抽着鼻子。
    他单掌托起她尖尖下颌,鼻尖抵着鼻尖,气息相交:“告诉我,怎么了?”
    可他看到辛秘眼瞳里的彷徨。
    “若是无法告诉我,那至少让我知道,怎么才能帮您,好吗?”男人低沉地哄着她,暖热的胸膛就好像粗糙厚重的火焰,烫着辛秘,让她感觉到暖,又感觉到痛。
    她吸着气,心脏一跳一跳地痛。
    “……抱我。”
    男人没听清楚,侧耳俯身:“什么?”
    辛秘咬住了他的侧颊:“抱我。”
    即使要死,也要让她荒唐一场吧。
    ========
    基友:我琢磨着,霍坚这个状态,是不是就像咱们看到可爱的猫猫狗狗贴脸过来,根本忍不住,直接变夹子那种?
    我:虽然有点变态,但好像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