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念唐: 81.天价

    唐棠起先并不相信杨慎的惊天之语,怎么可能,念森是什么人?能不清不楚地陷入侵占国有资产的丑闻里?
    杨慎惬意地坐下来:“你别不信,谁也不是神仙,能够永远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即使你把他当神仙!他这下也是再洗不干净了!”
    唐棠脑子里嗡嗡一片噪音,几乎什么都听不见,站起来时天旋地转。
    杨慎扶住她的胳膊,唐棠望过去,仿佛见到丈夫眉眼的端倪,直到杨慎出声:“弟媳啊,你还好吗,需要我送你去医院?”
    一声招呼都没打,唐棠就此离开杨宅,别人还以为她是暂时出街去了。
    知秋在市中心接到她,只见阿姐独木一支地顿在茫茫人海的流动中,神情木然空洞。
    他叫了她好几句,唐棠这才茫然地手脚不一地进了后座。
    “去融成地产集团总部。”
    知秋从未见过她这样,那种沉重和痛楚死死地摁进瞳孔和声带以下,微微颤抖。
    “你还好吧,出了什么事?”
    唐棠并未回应他。
    融成集团总部就在不远处,规格顶高的办公大楼,玻璃门后仍旧坐满了工作人员,可是天花板上飘着一股悄无声息的郁闷和死气。
    唐棠拿出名片来,说是找老总谈合作,出来的却是一位公职模样的女人。
    聊了片刻后才知,女人是国资委的处长,过来暂时代理主持融成所有事宜。
    扭头又去了半山别墅,曾经跟男人一同生活过的地方,大铁门上却是贴着黄色的封条。
    透过镂空的雄伟的大铁门,里头郁郁葱葱的环境已经蒙上了野草丛生的荒凉。
    完了,都完了。
    唐棠扒在铁门上,恨不得穿门而入,  胸口好像被什么刺穿似的百思不得其解。
    当时他来云南找她,既不是为了清河茶园,也不是为了跟她重叙旧情,而是去把离婚协议书给敲定。
    他什么都没说。正如她遇到任何困难也是什么都没跟他说。
    在杨念森事业濒临崩溃的时候,他想的还是如何保全她,使她不受影响。
    那时他是怎样的心情?他在想什么?
    她全都不得而知,所以她是怎么有勇气送出那只钻戒?
    唐棠从未如此痛彻地痛恨自己,为什么她要有那么强的自尊心,为什么她就不肯早点低下头多看看他。
    回忆起来,两人在一起的时光是那般的有限,他们从未像脱衣服那样脱得一干二净地坦诚相待。
    滑倒铁门跟下忍不住嚎啕大哭,哇哇的声音正如稚嫩的婴儿,不晓得心爱的怀抱消失在哪里。
    知秋下车来,愁容满面:“没法子挽回了吗?”    唐棠的泪腺忽然止住,她哭个屁呢,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这回是带着团队声势浩大地来到融成集团,那位女士文处长已经知道她的来头,笑叹一声迎她进办公室。
    “这时太敏感了,不方便同唐女士进一步合作呢。”
    唐棠摇头:“我相信我先生不存你们所谓的罪行,不过是融成历史问题比较敏感,大家没有协商好而已。”
    文处长笑:“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再说,据我所知,唐女士跟杨先生早已离婚,您真不必淌这塘子浑水嘛。”
    唐棠杏眼里隐着泪:“我们夫妻间的恩义,一辈子也算不清啦。”
    事情自然不简单,随后唐棠找到郑有才,郑总已经算是晋东的地产大咖,政界认识不少领导。
    而领导又最欢迎有实力且口碑好的企业家,唐棠跟老郑满晋东地长袖善舞,承诺这个项目承诺那个项目,保证年缴税收多少多少,慈善要做多少多少,于此基础上终于见到晋东的顶层大领导。
    至于杨家那边,已经是杨慎彻底掌权,由他的话是,老头子本来身体就不好,再受刺激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天,唐棠穿上旗袍带着知秋以及手下的高管经理,去酒店见大领导。
    国资委的文处长也跟在大领导身边,余光送来一道安慰的轻笑,低头去跟领导讲了两句。
    大领导和颜悦色,双方的会谈实际上虽然艰涩,但最终还是拿出方案来。
    融成要抛开嫌疑,或者说再抛开嫌疑之前,最好先把流失的资产给补上来。
    这笔账便要从融成集团重组开业起算起。是一笔巨大的天文数字。
    唐棠几乎没有还价,也没有还价的必要,工作做了那么多,政府也不会故意来占你的便宜。    扭头就回云南,沉永清听到风声早回来了,板着脸低吼:“你疯了!宝山集团是我们的根据地,你想把它最重要的核心产品公司卖出去?剩下一堆不值钱的渣滓?”
    沉永清再怎么反对,也不可能拗得过唐棠本人。
    刚上市的子公司就这么放到市场上拱手送人了,还有海棠拍卖行里最重要的几个镇店之宝,以及其他货色,在唐家茶园里不见天日了埋了几十个年头,如今快快地拍卖出去。
    天文数字在一个月内便迅速凑齐,跟倾家荡产无异的唐棠安坐在办公室内,让文处长带银行行长来接收。
    然接收程序走到一半,文处长接了一个重要电话,最后苦笑着脸进来道:“得了,原来咱们全在做无用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