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荼靡: chapter147.抵死缠绵(高H)

    直至此刻,叶璟和才有了实感,那种苏莞尔安安静静待在他怀里的感觉,要命地令人沉溺。
    “好痒……”
    苏莞尔小口喘着气,偏头想躲开叶璟和煽诱的亲吻。叶璟和却将人抱得更紧,嘴唇蹭着苏莞尔泛红的眼尾,抬了腿继续向二楼走去。
    苏莞尔紧张至极,体内蛰伏的阳物随着走动又有隆起的趋势,熨烫着酸软的花径,烧起一阵高过一阵的性欲。她讨厌如此荒淫的自己,只要面对叶璟和的求欢,就轻易地丢盔弃甲,化作他身下的荡妇贪婪索取。
    他到底把她当作什么了?
    苏莞尔不敢仔细去想,叶璟和说喜欢,恐怕也只是因为她恰好合了他的口味,男人大多喜欢欲拒还迎的戏码。
    “一次还不够吗?”
    苏莞尔强作镇定地移开了视线,攥着叶璟和的衣襟索然道:“阿哲只是能够取保罢了,我以为一次就足以拿来作抵了。”
    叶璟和倏忽停了脚步,隐在昏沉里的那双眸中凝起叫苏莞尔心惊胆战的森冷,“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不能再等了,苏莞尔挣扎着从叶璟和身上跳了下去,失了阻塞的媚穴汨汨滴落浓稠的浊液,她忍着黏腻,慌乱打开了最近一间房间的门锁。
    窗外的夜色倒比屋内要亮些,朦胧的轮廓昭显着里头简约精巧的陈设。
    是花了心思的,苏莞尔预感糟糕,再想要退避已是痴人做梦。
    叶璟和拦着去路,背手轻轻将橡木门关上了。
    四下寂静,窗外树影婆娑,叫月光映照在地板上,显得暗夜越发的旷荡悠远。叶璟和就立在暗处,模糊的轮廓下是整洁的衣冠,可在看不清的地方,却真实地暴露着他最原始的欲望。
    违和又淫靡。
    苏玩儿赤裸着双腿,压抑地看着叶璟和慢慢逼近。他似是浑不在意,抬手解开袖扣,脱下了身上的黑色衬衣。
    叶璟和其实身材很好,宽肩窄腰,流畅的人鱼线没至修身的西裤下。他牢牢地盯紧了苏莞尔,像是在看一只逃脱不得的猎物,薄唇轻启道:“不是要算么?那我们就来好好算算。”
    苏莞尔哪里是叶璟和的对手,轻易就被他捉住拖到了眼前。那件衬衫此时倒是派上了用场,一圈圈绑住了她的手腕,要她疼要她认清现实。
    苏莞尔退无可退,小腿碰到床沿,顺势跌坐在了床上。叶璟和居高临下地睇着苏莞尔,残忍地将她摆做了跪姿。
    “叶璟和……”苏莞尔连呼吸都在颤,慢慢感受到男人贴上了她的脊背。
    “怕了?晚了。”
    叶璟和掐紧苏莞尔的细腰,迫她更抬高了温软的雪臀。
    苏莞尔艰难地向前膝行,那团热烫就抵在腿根处,慰贴着淌出蜜水的肉缝。叶璟和趁势而上,有力的长腿摩挲着苏莞尔光裸的皮肤。挺翘的顶端陷入花唇,碾揉过艳丽的穴口,来回刮蹭起充血的蕊核。
    密促的酥麻袭过全身,苏莞尔咽下媚得一塌糊涂的凝噎,低垂着脑袋颤栗不止。
    “许律师是打刑事诉讼的一把好手,我替苏哲请了人,这笔帐要怎么算?”
    叶璟和悠悠然开口,也不等苏莞尔回话,便扶着性器一举送入紧致的玉穴。灼热的硬挺搡开绞缠上来的媚肉,蛮横地往里头顶弄。汹涌的快感伴随着饱胀的钝痛,苏莞尔娇声低泣,蜷紧身体不住地拿脸颊蹭着床单。
    肉刃顶上最深处的褶皱便缓慢后撤,直至只剩了个肉冠,便重又深重地顶撞进去。苏莞尔轻促地哀叫了一声,被叶璟和肏得小腹震颤,淫乱地直接抽搐起来,
    “被苏哲打伤的那个人,是我出钱拿到的谅解书,虽说我不要你还,可你既然想分清楚,那这笔帐又该怎么算?”
    叶璟和说完俯身下去,手指探入衣摆握住了苏莞尔那两团软腻。可叹那尺寸真是合他的胃口,叶璟和发狠地蹂躏着俏生生的乳尖,将两粒红豆揉弄得又烫又翘。
    苏莞尔像是滚进了油锅里似的,敏感得吮着性器,在叶璟和身下抖得不成样子。她连气都喘不匀,濒死般的浪叫呻吟,至欢时的热泪浸得那张小脸艳若桃李。
    叶璟和一寸寸吮咬着苏莞尔细腻的后颈,按着棉乳将她往身下撞。劲腰一齐配合,在媚穴吃尽阳物时将龟头狠狠楔入宫腔,又在抽离时,将肉刃退至浅处。
    “深……太深了……”苏莞尔哭到声音嘶哑,瘫软着任凭叶璟和将她摆成更羞耻的姿势。
    叶璟和同样也气息不稳,猛然挺腰捣送,“不是要算么?那就好好受着。”
    “不是……啊……”
    苏莞尔被迫吞吐漾着层水光的性器,无力地贴紧了叶璟和讨饶。
    顶送愈快,叶璟和扯掉了苏莞尔的衣服,堆迭的布料积在她的手肘上,更让她成了他的掌中之物。叶璟和捏住苏莞尔的下颌,强迫她侧首缠吻。
    颤巍巍的舌尖被卷进叶璟和的嘴里,他拢着她的小腹不让她躲,每回都肏到头皮发麻的深度,数次来回之后,终于肯将浓浊尽数喂给她吃下。
    苏莞尔痉挛着喘息呜咽,身体塌软得再没有力气动了。
    不要问为啥莞尔那么弱,我就喜欢套路地强制爱~不准骂莞尔和作者哦,不然叫叶老师凶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