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峰回路转(1v1,炮友转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峰回路转(1v1,炮友转正): 第四十四章后悔

    “唐锋,我记得你这周末不值班啊?”
    “为人民服务。”
    唐锋刚点上烟就被人搭上了肩,他动了动肩膀,继续看远处灰蒙蒙的天。本晴了一周的天,不知为何在周末变成了阴天,搞得大家好像心情都不太好,周六早上的门诊,科室外的患者莫名其妙吵了好几回架。但好像天气从不会影响周徐的心情,唐锋不用想都知道,周徐这种不上班必然不会出现医院的人周六午休还出现在医院天台,必然是因为新女朋友今天在医院值班。
    “你要是跟领导面前有这个觉悟,你还至于给你周末排班么?”周徐对唐锋的话嗤之以鼻。
    “你又追了哪个科的?”唐锋没理周徐的阴阳怪气,把兜里的打火机放到周徐伸出的手上。
    “急诊,不然我能这会上来抽烟么?人小姑娘吃完饭就去上班了。”
    “你不是从来不追急诊的?”
    “你这话说的,人小姑娘们偏听偏信我的话也就算了,你不知道我说话全是放屁?”周徐有点不可置信唐锋居然对他随口一提还当真了。
    “急诊不是没空谈恋爱么?我还以为你是有理有据的。”唐锋拿道理说事。
    “你不是去年还说这样挺好的,一年过去不还是要改变,喜欢的人不还是要追?”
    “不追了。”
    唐锋轻飘飘说出三个字,周徐一时没反应过来,就看着唐锋把烟火星捻灭在台面上,然后扔进附近的垃圾桶,头也不回地要走。他忙不迭把人拽住,立刻问:“什么意思啊?她把你拒绝了?不会吧,什么原因?”
    “她去相亲了。”唐锋动了动胳膊,这回周徐没继续抓,把人放走了。
    顶着相亲借口的陆宛在家刚睡了午觉醒来。她早上难得有闲情逸致烤了个荷兰松饼吃,吃完觉得越来越困索性就又去补觉,没想到一觉睡到了两点。饥肠辘辘不知吃什么好,打开冰箱看到了唐锋之前包的馄饨和饺子,想了想拿了馄饨出来煮,顺便也拿出来唐锋之前熬的猪油。
    放一勺猪油在碗底,用馄饨汤化开,虾皮紫菜碎配上芥菜猪肉馅的馄饨,陆宛吃了一身汗,只能再去冲个澡。她突然发现周六变得无所事事,洗完澡窝在沙发上想看电影但总觉得缺个拥抱。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试探唐锋倒像是让自己坐牢,陆宛觉得自己像个等待宣判的嫌疑犯,罪名是撒谎,一切要看当事人是否原谅。
    但其实唐锋也如是,回到工作岗位等待每一个下一个病人推门进来之前,他都会走神一瞬。他很难不去想陆宛的意思,想微信里说的「不好意思,领导极力推荐的相亲推不掉,顺延下周吧」到底还有没有下周。
    或许是他太犹豫,犹豫到他怀疑自己最近的主动是一时冲动么?其实他的犹豫是不是也代表着,好像没有什么不能失去。唐锋,你可以忍受你的生活中不再出现陆宛么?人的习惯真的有那么不可改变么?唐锋忍不住问自己,但如果这些问题有了答案,他也不会提出这些问题。
    人越想越会心烦意乱,唐锋和最后一位患者道别后便朝后靠在椅背上揉了揉太阳穴。他突然就想给陆宛发个微信问问相亲如何,可又想到陆宛并没有说相亲是什么时候,他也更没有立场去问这件事。但看着日历上下周四的那个红点,他突然没把握还能不能把自己买好的生日礼物送给陆宛。
    他其实有点冲动,想过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表白。因为周徐说,没有一个女人不爱浪漫,不爱仪式感,感动是一定会大大增加表白成功的几率的。但现在,他突然动摇了,万一人家相亲感觉良好,生日一起吃个饭促进感情无可厚非,而他只有下周五才会获得宣判。
    不过寿星从周一开始就忙得脚不沾地,因为同事周末出门相了个亲,把脚崴了,她得负责帮忙代课。可能这就是撒谎的报应吧,陆宛挑灯夜写讲课的PPT,根本不记得自己生日将悄然而至,还是周四下了课接到母亲电话说回家吃饭,才想起来原来生日到了。
    陆宛回办公室收拾完东西就出门打车,坐上车以后给母亲发了个微信说半小时到,然后发现唐锋在下午的时候给她发了个祝福,就四个字,生日快乐。怎么这人这么沉得住气?陆宛有些生气,觉得唐锋不知好歹,可冲动下直接拨了语音过去,却又后悔得取消了。
    但唐锋直到手术结束才看到未接电话。
    唐锋下午上班就给陆宛发了生日快乐,但没收到回复。不过这种情况很常见,陆宛如果在上课,自然也是不能回复的,但他查完房也没等来回复,他突然心里就有点冲动。可刚换下衣服,电话就打来说是急诊叫,唐锋发现,在医院里头,有时候就得信这种邪门。
    手术结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唐锋听着脚步声知道和他一起进更衣室的医生去冲澡了,他才决定回拨给陆宛一个电话。电话接通,等待,唐锋看着屏幕顶部的等待接通突然变成了数字,才把手机放到耳边说:“陆宛?”
    “你刚做完手术?”
    陆宛刚刚到家,陪母亲喝了一整瓶红酒,她酒量不错,但不知怎么今晚感觉有点晕。不过她还是坚持回了自己家,就是刚到家扔了包到沙发上,手上抓着的手机就响了。打开微信,如她所想,果然是唐锋,这个点打来电话,估计是才下了手术看到她的“误拨”电话。
    “嗯,没打扰到你吧?”
    唐锋手撑着柜子,听到陆宛的声音,但又听到身后的脚步。他回头看,只是又有人经过更衣室去淋浴间。
    “没有,我刚到家,怎么了?”话说完陆宛才意识到,人家可能是为了未接来电打过来问的,但问都问了,她只能等着对面回答。
    “生日快乐。”唐锋趁着更衣室没人,也趁着时间还没过,决定还是亲口说一句。
    “哦,你不是给我发过微信了么?不过我那会在上课,然后下了课又赶紧去我妈那儿吃饭……”
    “你相亲怎么样?”
    “嗯?”
    陆宛本来还在解释没有回复的原因,就被唐锋直接打断,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紧接着就听到听筒里嘈杂声,以及唐锋说紧急情况,先挂了。电话挂断,陆宛才反应过来唐锋在问她相亲的事。这人真是该着急的时候不着急,不该着急的时候又挺着急,陆宛搞不明白这位日理万机的白大褂,决定先去冲个澡去去酒气。
    挂掉电话的唐锋也很后悔,后悔他一时嘴快,可他在奔向ICU之后,发现人生值得后悔的事还有很多。病床上躺着的是联合手术的病人,作为骨科,他负责的其实是并不危重的部分,因此他只是站在外围,看着摁压,看着人被电击弹起又落下,看着生命线变成一条直线,看着医生看一眼表宣布死亡时间。
    作为医生,唐锋早已看淡了生死,也习惯了生死,像这样一个可能晚送到医院哪怕一秒钟的车祸受伤病人,他这么多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他的老师曾说,做医生的,就是尽人事,然后听天命,如果时时后悔,那将会永远延误救治下一个有生的可能的病患。
    可面对这个陌生的,只和他打过几小时交道的病人,唐锋突然回忆起了第一个在他面前死亡的病人,那时他感慨明天和意外不知哪个先来,今天他在想,如果他是躺在那里的人,会后悔没有早出门一分钟避免车祸么?可能不会,因为死神降临,都有定数,他只会后悔,没有在赴死之前,和爱的人再说一句我爱你。
    唐锋想着,发现不知不觉竟然开车到了熟悉的路上,只要再左拐一个红绿灯口,他的车就能开到陆宛的小区。但他又想起自己从手术室出来就直接下楼离开医院,没来得及回科室拿生日礼物,可方向盘已经打转,他在深夜驶入陆宛的小区,七拐八拐,停到了陆宛家楼下。
    「睡了么」
    唐锋看着时间变到凌晨两点,才把打字框里的三个字发出去。
    「睡了」
    很快收到回复,唐锋打开车门下车,抬头看有一户亮起灯,锁了车匆匆上楼。
    “你怎么来了?我生日可都过过了。”陆宛打开门就没管唐锋,自己往回走,抓起沙发上的抱枕盘腿抱着抱枕坐到沙发上。
    可唐锋关了门站门口没说话,陆宛只能猜测:“你该不会是来当面问我相亲如何的吧?”
    “生日快乐。”唐锋抓着车钥匙没动,半天憋出四个字。
    陆宛听到直接笑了,把抱枕扔身后又重新站起来走到门口,她就在唐锋眼前站定,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问他:“然后呢?”
    “不打扰你休息了。”唐锋纹丝不动,低头看陆宛,但手朝后摸索着门把手。
    “行了,别走了,打个生日炮吧。”
    陆宛左手抓人手握住,右手勾唐锋脖子,说完话便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