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娇泥【高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娇泥【高H】: 第37章:闻总,我并没有接到宁小姐

    彼时,闻家。
    硝烟无声弥漫。
    “好了。”黎曼出声安慰脸色阴郁的闻淮,“你爸他也不是故意的。”
    说完她瞪向丈夫,埋怨道,“你也是的!知道他忙还让他赶回来!”
    “你过敏都不算大事那还有什么算大事?”闻正尧沉沉地拧着眉,瞥了一眼闻淮,气不打一出来,“你别管他!冷着一张脸给谁看!”
    “闻正尧!”
    黎曼头疼,怀疑这哪是两父子,恐怕是仇人还差不多,“就起了几个红疹子,哪有你说得那么严重!”
    黎曼对蜂蜜过敏,今天早起喝了杯水,不知怎么得里面被掺了蜂蜜,喝完后才发现起了不少红疹子,但好在她喝一口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并不严重。
    于是闻父就让唐晚打电话把闻淮叫了回来。
    “你别生气。”闻正尧早年当兵,硬凭着自己干上人人仰望的位置,虽如今退了下来,但气势也不减当年。
    可一但面对妻子冷脸,他又不敢多说什么。
    “对不起闻淮哥哥。”唐晚愧疚地站在一旁,脸上是深深地懊恼跟自责,“都怪我太着急然后在电话里跟你说得太严重了,所以害得你跟叔叔吵架……我不知道你今天有重要的事。”
    他自己心野了还能赖到别人身上?
    闻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每周四都会聚在一起吃顿饭。
    可随着闻淮接管闻氏后就越来越忙后,便只有空时才能回来一趟。
    闻正尧冷着脸瞧了一眼闻淮,“我今天问了你助理,公司根本没什么重要的事,你要想走就走!以后也不用回来了!”
    唐晚看向闻父甩手离开的背影,识趣说,“阿姨,我去劝劝叔叔。”
    黎曼点点头,待唐晚离开后,她头疼看向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那个脾气,跟他吵什么?”
    闻淮脸色沉郁,没有说话。
    “既然回都回来了就留下吃饭了,有事也不急这一会儿。”
    闻淮自然没法拒绝,当他跟黎曼一起走进餐厅时,唐晚眸底不禁掠过一抹欣喜。
    闻正尧冷哼了声,父子俩谁也不搭理谁。
    黎曼好笑,明明是一家人吃饭,搞得跟仇人似的,她无奈,只好问唐晚,“小晚,你在外面工作还好吗?”
    唐晚是闻正尧以前去世战友的女儿,被他们收养后从小跟闻淮一起长大。
    黎曼还记得唐晚刚来闻家时,两人关系是不错的,可不知怎么的长大后儿子却疏离了唐晚。
    好在小姑娘也不作妖,在懂事后更是提出不能这么白吃白喝他们家,自己还出去找了工作。
    唐晚自然知道黎曼这是为了缓解气氛,两人一来一往的搭腔,氛围也确实好了些。
    闻正尧并不知道唐晚在外面做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也是真心把唐晚当半个女儿疼,听着她和妻子的谈话,插了句,“要是辛苦就别干了,正好你和闻淮也都长大了,可以着手准备结婚的事了,早点要个孩子我和你阿姨……”
    闻正尧话还没说完,黎曼就暗叫一声不好,果不其然——
    “我不会娶她,别把你报恩那套使在我身上。”男人脸色阴鸷沉戾,老头子要报恩把唐晚接过来从小养到大是他的事,他不掺和。
    他除了他的小姑娘,谁也不会娶。
    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瞬间冷凝,闻正尧愣完神看向早就空无一人的座位,气得拍案而起,“他真是翅膀硬了!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
    “你今天才知道他翅膀硬了?”黎曼皱眉,明知道儿子不喜欢唐晚还每次都提,他不烦她都烦了!
    她看他真是年龄大了,越活越过去。
    “闻淮哥哥!”唐晚跌跌撞撞地追出来,看向车内的男人,轻喘着气,“你……你别生气,我会找机会跟叔叔说我有男朋友的了……”
    男人神色淡淡,没有说话。
    耳畔似乎又响起那句溺宠的宝宝,她牵强地笑问,“闻淮哥哥,你……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说完又怕闻淮察觉到什么,镇定的找借口,“叔叔上次让我去公司找你,我听到员工说……”
    她当然没去过公司,这话也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宁泥在闻淮心中的分量罢了。
    确实有。
    但没必要跟唐晚说。
    车子疾驰而去,唐晚失神地看着车尾消失。
    刚出了庄园,闻淮就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小姑娘被他放鸽子生气了,就连电话也不接了。
    助理这边也是一头雾水,他按照闻淮给的地址来接人,可别说人了,连根毛都没看见。
    他急匆匆接通了闻淮的电话,“闻总——”
    闻淮不太想跟他说话,“让她接电话。”
    “……”助理艰难地开口,“闻总,我并没有接到宁小姐。”
    那边徒然无声,助理却莫名感觉到渗人的凉意,背后都浸出了冷汗,他声音愈发艰难又小心翼翼,“我按照您给的地址过来,可并没有见到宁小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