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自定义游戏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自定义游戏: 第六十八章

    整个城市能达到六十几层的住宅楼屈指可数,站在顶楼往下看,能一览无余整座城市的风景,A市是一线城市,夜晚依旧灯火通明,眺望远方可以看见写字楼的灯闪烁着。
    顶楼的灯没有开,借由外界的光源仍然可以看清对方的脸,女孩洁白无暇的酮体与灰暗的地板呈明显的对比,乌黑透亮的长发随性地散落在地,晃动的双腿时不时牵动粼粼水波。
    湿漉漉的身体因男人的深入挺动而弓起,微启的唇隐约露出嫣红舌头,她紧抱着男人宽阔的肩以作支撑,在每一下难耐刺激的撞击时发出娇喘呻吟。
    还未与她享受一番这宽敞的泳池,宋足早已忍不住将人压在台阶上操了。
    男人结实有力的双腿站在池中,打开女孩的两条腿挂在臂弯,上半身压在她身上,侧头吮吸她的脖子。
    单烟岚脸颊绯红,捧起正在啃吻她胸乳的男人,微微立起来吻住他的唇,两条湿热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唇齿交融,让这旖旎的气氛逐渐升温,宋足粗重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狠狠吮吸了一口她的下唇后扣住她的腰一下比一下重的撞击。
    “啊啊……轻点……”
    她难耐的蹙眉,呼吸愈加急促,伸出手想抓住什么,被他一下子攥住双手,指尖缓缓伸进去,呈十指紧扣的姿势压在两颊边。
    气喘吁吁的单烟岚被宋足轻松抱起,往上掂的时候她惊呼一声紧搂住他的脖子,小穴不由自主的一缩,男人闷哼一声,指尖更用力的陷进臀肉里,他边往池里走边撩开黏在女孩脸上的发丝,让她露出亮晶晶的眼睛,许是极喜爱这一双眼,他心情颇好的舔舐着她的眼皮。
    水位正好到宋足的胸口,被抱起的女孩比他还高,胸乳完完全全露在外面,单烟岚仰起头感受着胸前他的亲吻,两颗红果已经被吸的红肿,宋足爱不释手,埋在她充满香味的软肉里,用鼻尖轻蹭乳尖,惹得女孩每次都哆嗦的往后仰。
    “会游泳吗?”他问。
    单烟岚看了一眼水位,点了点头。
    宋足将她放下来,她身子轻盈,如鱼一般穿梭在池里,整个泳池几乎占据了顶楼的三分之二的面积,她从一头游到另一头,碰到池壁的时候听到男人的声音,“过来。”
    他靠在对面的池壁边,看着女孩熟练地朝他游过来,她整个身子沉浸在水里,在距离他极近的时候探出水面,她将乌发全部拢在后面,露出完整的五官,像一条蛊惑人类的美人鱼一般吸引着他。
    宋足吻了吻她的脸颊,将她两条腿挂在自己腰上,阴茎在她下身缓慢的摩擦,龟头似有似无的撑开花穴,引入了一些池水进去,单烟岚一激灵,将腰往下挪了些。
    他将她反过来,面对着两个扶手,“扶好。”
    待她抓住,他从后插进去。
    顶楼又响起让人欲火喷发的声音,沉闷的肉体撞击声还夹杂着无法忽视的粗喘呻吟,单烟岚腿软,即使有扶手撑着也难以站稳,宋足一把捞起欲掉下去的娇躯,直接将她整个人拉起来,抬起一条腿狠重的挺动臀部。
    泳池旁有两个椅子,宋足随意将浴巾扔在上面,就着插入的姿势抱着单烟岚在上面继续。
    未擦干的身子会冷,在单烟岚紧抓着身下浴巾神智不清的时候长臂一伸,他够到后面的浴巾架,替她擦拭身子和头发。
    擦头发的时候有点用力,她整张脸埋在里面,脸颊都要揉变了形,她忍不住笑出声,趁着能呼吸的空隙伸手一拉露出脸,“我来帮你。”
    他嗯了一声,宽大的浴巾笼罩在他身上,感受着女孩轻柔的动作,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她专注的神色,凌乱的头发让他更显慵懒,待女孩替他擦身体的时候,他一把扯过浴巾将两人包裹在一起,一个深顶让单烟岚惊呼,在粗暴舔吮她的嘴唇时重重地操弄着。
    迎来高潮的单烟岚瘫软在椅子上,宋足宠爱的不断亲吻她的嘴唇和下巴,“你在上面。”
    她还没缓过神,不知道他说了什么,等清醒的时候已经坐在了上面,她有些欲哭无泪,“我没力了。”
    “慢慢来。”他低低的笑了笑,倚靠着沙滩椅,宽阔的胸膛和她娇小的身子成鲜明对比,大手与她十指紧扣,让她撑着他的手扭腰,“嗯……继续……”
    单烟岚缓缓的前后扭动着,出力的腰肢线条明显,她咬了咬下唇,下身粗大的物什十分滚烫,这个姿势简直进入了最深处,她没力气抬起屁股,只能任由着这巨大在体内流着丝丝白浊。
    她是真的没力气,动作越来越慢,不知是顶到了哪里,她一个战栗泄了身。
    “怎么自己先高潮了?”他直觉好笑,敛下眼看瘫倒在自己胸膛上的女孩,臀部往上顶了顶,“宝贝,舔一舔?”
    她含糊地应了一声,趴在他腿间握住依旧硬挺涨大的阴茎,她凑近,吐出的滚烫气体让这物什颤了颤,宋足发出一声低笑,在她含住吞吃的时候慢条斯理地抚摸她的头,“喜欢吗?”
    单烟岚没回答,吮吸着下面两颗阴囊,张嘴伸舌往上舔,整条柱身湿漉漉的,马眼流出的丝丝液体都被她尽数卷进嘴里,灵活的舌头在敏感的龟头打转,宋足舒服的喟叹一声,抚在她头上的手不禁用力往下压,一下子的深喉让她下意识的想吐出来,却抵不过上头的力气,紧蹙着眉承受猛烈的抽插。
    “唔嗯......嗯......”
    男人漆黑的瞳孔紧锁女孩绝美的面容,他压抑着呼之欲出的凌虐感,微微弯起的嘴角呼出滚烫粗重的气息,他炙热的目光似乎要将她整数吞吃入腹,在单烟岚发出难受的呻吟时射出白浊。
    她蹲在地上咳嗽,泪花涌出来,宋足怜爱的将她拉起来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亲吻她的嘴角,舔掉她下巴来不及吃下去的精液,单烟岚气急败坏地一下咬住他的肩膀,力气大到几乎咬出血,宋足闷哼一声,侧眼看去,“生气了?”
    “嗯。”她不愿多说。
    见她真没什么好脸色,他轻声道歉,“下次不会了,别生气,嗯?”
    “谁知道你会不会改。”单烟岚面色不虞的哼一声,从他身上下来,“我去洗澡。”
    男人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良久,他随手扯过一件干净的浴巾围在腰间,迈步往电梯间走。
    电梯里的地板上还有一些刚刚单烟岚走过流下的水珠,他看了一眼,正要去按电梯的同时,骤然眼前的景色一闪,转瞬即逝,似乎只是错觉,但宋足眼下脸色一沉,到家的时候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很抱歉宋董,人已经救回来了。”下属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犹豫不决,“只是……”
    单烟岚正好冲完澡出来,见宋足面对着落地窗打电话,她走过去抱住他的腰,抬头看着他。
    宋足长腿一迈,径直在沙发上坐下,一手轻松地抱起她坐在自己腿上,他脸色好了点,开了扬声器后将手机扔到一边,搂抱着她亲吻她的肩膀。
    “有一位小姐突然带刀闯进来,我把她安置在隔壁房间了,宋董,您要过来看吗?”
    他闭着眼在她颈肩深嗅,有些心不在焉地开口:“谁?”
    “张祁雅,那位张庭的女儿。”下属如实回答。
    单烟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子一颤,她看了一眼宋足,见他继续问:“她有说什么?”
    “没有,进来就砍人。”
    “放她走吧。”他淡声吩咐,“人醒了通知我。”
    与下属打完电话,房间瞬间沉入一片寂静,男人抬眼看了看女孩的侧脸,响起的声音在这片静默中显得突兀,“很失望?”
    单烟岚跨坐在他身上,二人里面都一丝不挂,她看向宋足,一言不发。
    “这种出其不意的事才能让你没那么自责吧。”他歪头笑了笑,“虽然我也不知道你在自责什么就是了。”
    她没说什么,而是在他即使神色寡淡但压迫感极具的眼神下开口:“我想好了。”
    他有些意外地挑眉,“哦?”
    “我觉得有句话说得挺对的,犹豫不决成不了大事。”她弯了弯唇,“我确实没有这种经历,也不太想经历这些,但既然来了,还是直面问题比较好。”
    闻言,他舌尖不紧不慢的抵了抵腮帮,似乎在思索她的话。
    “等她醒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李欣晚被刺穿了心脏下面的位置,手术过程中几乎在与死神来一场拉锯战,足足躺了三天才醒过来,但身子极其的虚弱,宋足和单烟岚到的时候她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照下属的说法,她就连被砍的时候都没有剧烈的反应。
    “宋董,人基本废了。”下属在他耳边低语。
    宋足不以为意地嗯了一声,转头看向单烟岚,微微弯起嘴角,“如何?”
    李欣晚还在病床上,她低头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的手指,长时间的精神衰弱让身子骨几乎没有一点肉,之前精心做好的美甲早已被抠得不成样,单烟岚默默的看着这个场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问他:“之前在李五竟车上的窃听器,你听到了什么?”
    她怎么这时候才想起来,李欣晚就是在差不多那时候失踪的。
    “现在才来问?”宋足挥了挥手让下属全部出去,“还重要吗?”
    单烟岚直直的看着他,“他们说了什么?”
    他也将视线落在她脸上,“说什么来着…这女的要把你送到那狗杂碎的床上。”
    其实在问之前她已经猜的半斤八两,眼下她深吸一口气,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呆滞麻木的李欣晚。
    “这时候问这个,是想等会杀人的时候减弱一点愧疚感?”他轻笑一声,“嗯,也不妨是个好办法。”
    她没回应,默了半响后反而问了其他问题,“廖莉莎现在已经出去了吗?”
    有些突然的问题让宋足笑容加深,回答的模凌两可,“谁知道呢。”
    这个样子真的很像在耍她。
    单烟岚没生气,反而低低的笑起来,她伸手,接过他递来的手枪掂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看起来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而是突然来兴致的仔细观摩手里的枪,有些重,但威力十足,她轻柔的嗓音同时响起:“宋足,你喜欢我吗?”
    他极有耐心,倚靠在墙壁上看向她,“当然了。”
    “真的?”
    他眯了眯眼,蓦地发出的笑声使他更深不可测,“真的。”
    单烟岚握住枪柄,了然的点头,她走到李欣晚的面前,毫不犹豫地举起枪——
    本来对着她头颅的枪口在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往下,巨大的爆发力使她的手腕一阵酥麻,她别开眼,努力忽视耳边传来的枪击声和苍白的闷哼。
    枪口冒起青烟,李欣晚总算有了反应,捂着血流不止的大腿想发出惨叫,但干涸的喉咙只能发出嘶哑的叫声,听起来恐怖至极。
    宋足在看见单烟岚转动手的时候脸色已经沉下来了,他此刻面无表情,看着单烟岚转过身。
    “这么简单的事问白井不就好了,难不成他也不知道?”冷不丁的一句轻语在剧烈的枪声下显得极其的温柔,单烟岚看着自己还在颤抖的右手,缓缓笑出声,“宋足,你知道吗,就算人与人之间相互喜欢,也会因为很多不可抗因素被迫分离。”
    她抬起头,在男人意味不明的眼神下继续道:“我和你是不是还暂且不清楚,但你一直在逼我做选择,我真的不喜欢……”
    看向在大口大口喘息的李欣晚,大腿的血窟窿逐渐与上次看到的那两个血洞重合,她回过神,“我和她已经扯平,现在就剩我们的事了。”
    气氛寂静,只有她说话的声音,而宋足依旧一言不发。
    “现在换你来做选择吧。”她笑起来,用左手举起枪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这对你来说是一场赌博还是十分没必要的过程……你不必告诉我,到时候我们来看结果就好了。”
    男人的身子总算动了动,他毫无感情的弯起嘴角,语气平静到极点,“就不怕结果是你死了?”
    “我死了…就当我运气不好吧。”枪没有放下,反而轻快的从太阳穴转移到下巴,“你是游戏的主办方兼玩家?虽然我不是特别的清楚,不过也差不了多少。”
    停顿了一秒,她笑着继续道:“一个供你们玩乐的游戏伤害到了无辜的人,谁来负责呢?”
    宋足直勾勾地盯着她,似乎不为所动,“所以?”
    “这里只有你。”单烟岚轻描淡写地开口,笑吟吟的,十分纯净,“人做错了事就该受罚,你觉得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和李欣晚的身份相同,不出意外的话结果也会相同。
    既然无法拿其他人来赌,那她就拿他来赌。
    指尖缓缓用力,从扣下扳机到鲜血淋漓,最后到跌落的身体,宋足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脸上平静到极尽无动于衷。
    他的眼神黯沉到深不见底,紧紧地盯着地上满是鲜血的脸,时间仿佛过得极慢,下属因为有他的命令不敢肆意闯进来,现下病房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不知过了多久,他动了动身。
    一步一步朝女孩走去,抹掉她脸上沾染的血液。
    嘴唇被浸染得嫣红,像一个精致易碎的瓷娃娃,宋足撩开她凌乱的头发,指尖抚过她的嘴唇,低声呢喃:“明明这么害怕,还真下的了手呢……”
    他捡起地上的手枪,眼都没抬,不假思索地朝早已吓到失声呆滞的李欣晚扣下扳机。
    刹那间,整个空间如同被巨石撞碎一般开始崩塌。
    手腕瞬间亮起微光,紧接着透明的荧幕自动跳出来,传来白井欣喜的声音,“大哥,你终于结束了?”
    没听到回答,他疑惑的又喊了一声:“喂,宋足?”
    男人充耳不闻,一手撑在单烟岚上方,低下头吻住她的唇,极致缠绵的吮吸舔舐着,口腔逐渐充斥着血腥味,舌头红到几乎要滴血,他紧锁着眼下女孩的容颜,在人体逐渐消散的时候他发出一声笑。
    摩挲着女孩的嘴唇,他眼睛看着她,却在对另一边的人道:“我算是信了你的话。”
    “……什么?”那边似乎在调剂着什么,声音忽远忽近,“哦,你说你家那位的阴暗值啊,对啊,确实是百分百。”
    没等他说话,他继续说:“你会这么问我也能理解,一开始怎么看她在里面都格格不入,不过后面我觉得这里面最恐怖的还真属你家那位。”
    埋在女孩混杂着腥味与香气的脖颈,宋足不紧不慢地开口:“怎么说?”
    “你想想,本来人设就是高中生,能承受整个世界观的崩塌还不算一件可怕的事吗?”对面的白井嗤笑一声,传来打键盘的声音,“那时候还能冷静的和我说话呢,人是嫩了点,倒是厉害得很……”
    世界的破碎没有丝毫声音,耳边尽是白井喋喋不休的废话,宋足没再回应。
    身体几乎变透明,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不见,女孩的身体也在逐渐崩塌,他与她双颈交缠,在她耳边留下最后一句:“宝贝,乖乖等我。”
    *
    意识缓慢的恢复,耳边似乎传来点滴和草木飘动的声音,单烟岚指尖动了动,身子如同沉睡许久一般沉重,良久,她缓缓睁开眼。
    满眼的白,房间内的一切皆是白色,她微微眯起眼适应外界刺眼的光,有些迷茫。
    视线随着右侧传来的轻微呼吸声转去,她发现自己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而一个男孩趴在床边熟睡。
    身体还很虚弱,她用尽全力抬起手,抚上男孩的头,“小科……”
    男孩猛地惊醒,在看到女人时有些呆滞的愣在原地,下一秒激动地喊出声:“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