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合欢(短篇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合欢(短篇H): 偷窥(20)H

    孙菲菲最终还是跟周正彦上了楼。
    在小公园腻歪好半天,中途她也高潮过那么一两次,差不多也尽兴了,可男人还在她身上不依不饶。
    万一他们俩做这种事被路过的人瞧见了以后怕是不知要在背后说些什么,她当时怕得要死,这才在这小区呆了小半年,好不容易跟邻居们熟络了,可不能弄得如此尴尬。
    看着似乎又有人要往这边来,无奈之下,她只好答应了去他家的请求。
    周正彦的家在五楼,这边的小区都是早些时候留下来的旧房子,没电梯,他们只能慢慢爬。
    其实慢慢上楼也没关系,关键是经历了刚才那么一遭,她腿心里还泛着不少水,稍微每抬腿走一步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好不容易挨到五楼,男人刚一开门,连灯都没开,就迫不及待讲她摁在墙上亲了起来。
    他的舌滚烫无比,孙菲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占据了呼吸,修长的手指从腰腹处缓缓上移到脖颈,带了不大不小的力道掐着她深吻。
    一瞬间,房间里的温度变得格外灼热了起来。
    “唔……”
    孙菲菲挣扎不过,只能攀附着男人的肩与他回应,反而让他更变本加厉。
    身下的那处灼热肉棒已经再一次隔着衣服一下一下抵着她了。
    原本刚才在小公园里面射了一次,孙菲菲还以为他能勉强尽兴,没想到他硬得那么快,只能慌里忙张地勉强整理好衣服跟他上楼,一路上他裤子间的那帐篷都是高高顶起的。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松开了她。
    女人喘息道:“我……我要去洗澡,身上太黏了不舒服,要做……等一下洗完澡了再。”
    “反正迟早也会脏的,”男人趴伏在她肩上低喘道,他的嗓音很低,像是一个可怜的小狗在撒娇卖萌。
    若是以前说不定孙菲菲会觉得很受用,可现在她却不吃这一套,她要强硬一些,说不定这孩子以后装装可怜把自己给吃抹干净了呢?
    “还是先洗一下再说,浴室在哪?”
    男人开了灯,给她指了下不远处右手边的门。
    孙菲菲还没走几步就被他轻而易举地抱起。
    “呀!你干什么?”由于身体腾空,女人一时慌张,只能下意识地揽着他的脖子害怕掉下去。
    “一起洗。”他说。
    孙菲菲:“……”
    这一起了……能好好洗吗?
    进了了浴室开了灯,周正彦稍微蹲下身捏住女人的裙角往上提,很快就露出女人淫水泛滥的下身。刚才整理衣服的时候男人把她那丁字裤给扯了,此处女人的阴户完全没有遮蔽。
    周正彦帮她把裙子给脱了,两手轻易箍住她被内衣包裹的挺翘奶子,先是隔着内衣捏了捏,觉得有些不尽兴,又推开内衣五指尽数抓握住软嫩的乳肉,用指腹来回拨动着已经硬挺的乳尖。
    孙菲菲惊了一声,伸手在男人身前推了下,有些抗拒:“周正彦……别闹了,洗……洗澡……”
    可男人不听,反而俯身含住她的乳肉开始大口用力吮咬,一边咬完之后又去啃另一边,用着同样的力道,女人胸前的两点很快就肿胀成了花生粒般大小。
    孙菲菲双手拽着男人的头发低低呜咽起来,酥麻的快感沿着被舔吻的地方通向四肢百骸,她羞红着脸绞着双腿,那一处已经往外泌出了不少淫水。
    过了很久,周正彦才从她胸口抬起头来,昏黄的浴室灯光下漆黑的一双眼瞳格外明亮,这双眼睛她不敢多看,仿佛只要多看一秒,她就会被这个男人那幽深的眼给陷进去。
    她捂住泛着酥麻痒意的胸口,转身背对着他打开花洒,不敢看他,道:“洗……洗澡了……”
    “我也洗……我跟你一起。”
    温热的水从头顶兜下来,刚被这暖意包围放松没一会儿,孙菲菲就觉得后颈处传来一阵一阵的酥麻,是男人的手在那处摩挲,她还没说什么,下一秒就觉得温热的触感落在后颈。
    男人含住她后颈的骨节轻轻一吮,孙菲菲被吮得头皮都麻了,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
    她身体抖得有些厉害,因为背对着他,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感受到男人的身体贴近了几分,炙热的硬物再次抵在她臀间。
    察觉到男人的意图,她心里一咯噔,连忙道:“别……我还没……唔!”
    还未等女人说完话,男人直接把她抵在浴室墙上肏干了起来,后面未说完的话就那么破碎在女人口中,随后变成娇媚的呻吟。
    墙壁太冷,女人的身体被那寒冷给冰得直哆嗦,可偏偏后面的身躯又带着灼热的温度。在这冰火两重天的情况之下,下身含着周正彦肉棒的花穴不断缩紧,男人被她夹得闷哼了一声,掐着她的腰喘息道:“菲菲,放松……我要被你夹断了,是不想让我以后好好操你了吗?”
    孙菲菲被男人按在墙上猛操,只能呜咽着喊:“你出去……呜呜……好冰……好烫……”
    女人娇软的呻吟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被欲望侵袭的男人似乎化身为猛兽,突然间就加快了肏穴的速度,精壮的腰肢耸然挺动,插在穴里的肉棒高速来回抽插,每一下都抵入最深处,重重撞在那花璧上。
    孙菲菲瞬间就被撞得失声尖叫:“啊啊!不要,不要……好胀……好快……唔……呜呜呜……”
    女人被插得身体止不住地颤栗发抖,淫水顺着腿心不停往下淌,汹涌而来的快感一阵一阵钻入大脑,她边哭边叫,没一会就被插得尖叫着高潮了。
    一股又一股的花液喷涌而下洒在龟头上,伴随着层层穴肉的紧密附着,男人闷哼一声,就着软肉抽插了数十下之后立刻拔出来,滚烫的浓精全射在女人肚皮上。
    孙菲菲眼前都是晕的,她靠在墙上喘息了没一会儿,又被男人转过来抱在怀里。
    周正彦双手掐着她的脖子,双眼深情地含住她的唇,吮吸她口腔,仿佛要把一切都吞入口中。孙菲菲被吻得缺氧,手无力地拍着他的胸口,喉口里发出细弱的呜咽声,“唔……嗯……”
    男人松开了些许,又抱着女人坐在马桶上,将她换了个方向,让孙菲菲背对着坐在他腿上。
    健壮有力的双腿慢慢往两侧分,逼得她的腿大大往两边张开,他再次硬挺的性器直直顶进她润滑湿腻的穴口。
    女人被插得高高仰着脖颈颤叫一声,“啊……不要......”
    男人像是不知疲倦一般,掐着她的腰一下一下往里肏弄,孙菲菲被顶得身子软成一滩水,边哭边骂他,“混蛋……洗澡……啊……”
    “好……洗……”
    他喘息着又来吻她,女人连推他的力气都没有,被他亲得哭声都断断续续的。
    周正彦伸手将花洒从固定处取了下来,拿在手心,按着喷头直接朝二人的交合处喷去,像是带着恶意一般,将水流开到最大档次。
    被撑到极点的阴道中间含着打桩机一般的巨型肉棒,快速顶进去的时候带着花洒里喷出来的温水,一下一下送进女人体内,很快就把她原本平坦的小腹肏得鼓胀起来,犹如几月怀胎的孕妇一般。
    周正彦看着面前这般景象有些眼红,抬手将女人抱起来,低吼着开始了更大力的肏入,手下拧着奶头的力道也变幻了几次。孙菲菲原本还想挣扎,此刻已经完全没力气了,任凭男人操弄。在女人的几度晕眩中,硕大的龟头在数次抽插间猛然撞进了子宫里。
    周正彦发了狠,低喘了一两声,下腹直挺挺地往她体内顶弄,肉体碰撞的啪嗒的声和水液交缠的淫荡声响彻在整个洗手间。
    灭顶的快感几乎要把孙菲菲整个人淹没,她被插得哭叫起来,“不要……周正彦……不要了……好胀......要坏了……啊……别顶……了……”
    她的小腹酸麻肿胀到了极点,突然增起来的尿意逼得她眼眶氤氲出眼泪,断断续续的话还没说完,小腹剧烈颤抖起来。
    女人尖叫着掐着男人的手臂,小穴往外喷出一股淫水。
    极致的高潮让孙菲菲大脑中的意识空白一片,她一双眸子失神地看着男人俊气的脸,身体抽颤着瘫软倒在周正彦怀里,她大口喘着气,脸上汗湿一片,头发全耷拉在脸上。
    周正彦扣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转过来,把脸颊边的湿发扒开,吻住她的唇。
    粗长的性器在她体内继续凶狠地抽送起来,孙菲菲被插得在他口中呜咽呻吟。半晌过后他松开她唇,一手握住她的乳肉,一手掐住她的腰往上抬,下腹重重地往上顶弄了几十下,龟头再度顶入子宫内,又开始新一轮的操干。
    孙菲菲刚高潮过,花穴处极其敏感,被男人这般插得开始尖声哭叫起来,“不要了……周正彦……不要……要尿了......呜呜呜.....要尿了.......”
    她小腹酸得厉害,才刚喊完,男人故意跟她作对一般将身体悬空,随后重重落下,狠肏数十次。孙菲菲身体剧烈抽颤起来,她长叫一声,终是忍不住,穴口喷出一道透明的水柱,大约过了小半分钟才尽数喷完。
    孙菲菲羞愤欲死,她竟然被周正彦肏得失禁了......
    偏偏她还听身后的男人笑道:“小骚货,你尿了,被我操尿的样子可真美......”
    这般的淫言秽语钻入耳中,她脸色羞红地趴在男人怀里不敢抬头,可她人还没反应过来,周正彦又掐着她的腰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操干。
    短短的洗个澡,孙菲菲洗了三个小时。
    好不容易洗完澡,浑身软绵无力的她被男人抱着走向大床,那肉棒还埋在她的身体里面,走动间,周正彦故意地停下来顶了几次,直把女人顶得颤叫出声。
    周正彦把女人放在床上,整个人伏她身上,边往她体内顶弄抽送,边含住她的乳尖舐咬舔弄,齿关在她乳尖上轻轻磨咬着,另一只手则握住她的另一边乳肉,重重地揉捏成各种形状。
    这一处早就被蹂躏得不成样子,双乳由白嫩变得粉红,奶头又变大了一圈,红彤彤水艳艳的像个樱桃。
    孙菲菲不知道这人哪来的那么多精力,这做了都快有四个小时了,期间他也射了三四次,竟然还这么有精神。
    几日不见,周正彦做爱的技术简直突飞猛进,明明刚开始做的时候他还嫩得很,现在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个性事高手,什么淫言秽语都从他嘴里蹦了出来,孙菲菲一瞬间还以为这个在床上狠猛肏她的人跟平时与她相处的那个阳光少年不是同一个人。
    肉棒的大龟头专门捡着她最敏感的地方肏干,还是那种一如既往地暴戾抽插,孙菲菲受不住这样的力道,身体被大鸡巴撞得在床上剧烈颠簸。
    她被那折磨人的快感逼得快要疯了,细弱的两只手攀着他的肩膀,在他身下沙哑地哭叫着男人的名字:“唔……周正彦……周正彦……周正彦……啊……”
    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深吸一口气,挺腰凶狠地肏进她最深处,抵在花心磨了磨,哑声问:“爽吗,菲菲?”
    孙菲菲颤抖着搂紧他的脖子,声音带着哭腔,她现在脑中的意识早就被男人操得消灭殆尽,只会顺着男人的话往下接:“……唔.....爽......”
    周正彦俯身吻住她的唇,边大力往她体内撞,边沙哑地道,“什么肏得你爽?说清楚!”
    她被撞得发出破碎的呜咽:“呜呜呜......鸡巴......周正彦的大鸡巴......操得我爽.....啊!”
    “以后我要操死你......把菲菲操死在床上,好不好?好不好!”他像是发了疯一般,操弄的力道越来越大,后来还说了什么孙菲菲已经听不太清了,只神思模糊地顺着男人的话往下接:“呜呜呜……孙菲菲要周正彦被肏……把我操死在床上吧……”
    男人咬牙切齿道:“好,老子今天就要在床上操死你!”
    有节奏的高频率操弄撞得女人腿心肿了大片,一股一股的白沫在两人相连接的地方撞出,隐约还有空气进入的声音,伴随着抽插啪嗒清响声,直直钻入二人耳中。
    孙菲菲被插得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只能抓着他的长臂颤下意识的呻吟:“啊……嗯……慢点……呜……好酸……周正彦……不要……顶了……”
    灭顶的快感袭来,孙菲菲被插得止不住尖声哭叫,她小腹哆嗦着抽颤了几下,再次高潮。
    周正彦被那疯狂收缩的小穴夹得腰身一颤,险些要射,他凭着意志力拔出来,摸出床头柜旁边的套子戴上,再次插了进去,复肏入子宫又干了数十下,才抵着花心射了出来。
    一夜淫靡的性爱终于接近了尾声,周正彦抱着孙菲菲又去洗了个澡,换了套新的床单躺下来睡觉。
    孙菲菲早就累了,一沾上床就闭了眼
    周正彦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男人漆黑的眸子落在女人脸上,仔细看了她片刻,随后低头用舌舔掉她眼角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