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奇妙是归程(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奇妙是归程(1v1): 酝酿

    祁妙压根不搭理他了。
    继续刷着牙,洗了脸,无视一旁散漫慵懒的某人。
    抹香香的时候,某人把她的牙刷接了过来,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她急了,一把抢过去,“你还真用我的啊!?”
    他挑眉:“不然呢?”盯着她紧张的脸,问:“还是你要给我刷?”
    她呼吸一窒,连忙说:“我给你找一次性的!你等等!”
    她记得王悦应该有买过,她蹲下身从收纳柜里翻了翻,找到了一次性牙刷,伸手递给他:“用这个!”
    周行之垂眸,接过牙刷,认真道:“我都不嫌弃你,你还嫌弃自己?”
    “……”谁嫌弃谁啊!
    祁妙发现了,这人就是嘴巴欠,对待嘴巴欠的人就要直接一点。
    歪着脑袋,盯着他,问:“你是不是想亲我?”
    ?
    周行之愣住,耳根出现了可疑的红,他咳了一声,说:“亲吻是情侣之间标配,我亲你,是理所当然。”
    “哦。”她并没有什么表情,心底却隐隐觉得好笑。
    ?
    这人什么反应,怎么一点都不可爱了?
    周行之睨着她,伸手拿起牙膏挤上,淡淡道:“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说的不对?”
    她搭腔:“你说的对。”
    “知道就好。”他拿起台面上的水杯,打开水龙头,水声哗哗的,他蘸了蘸牙刷,又说:“情侣之间多亲亲,很正常。”
    她要笑不笑,觉得他这样假正经真的好逗。
    抿唇,回身走出浴室。
    ……
    大概知道今天周老师会来,王悦今天并没有给她送早餐。
    祁妙去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洗了洗葡萄和蓝莓,又翻出了鸡蛋和燕麦片,前世虽然都没怎么下过厨房,但是剪个鸡蛋她还是会的。
    拿出平底锅喷了点油,小火烧热后,把鸡蛋磕在锅里,厨房顿时响起刺啦刺啦的声音,白烟寥寥,她被熏得眼泪汪汪。
    周行之擦干脸只身走了进来便看到小姑娘手持硅胶铲,吸着鼻子煎鸡蛋,厨房并不是开放式的,此刻已经油烟缭绕。
    他轻咳一声,问:“抽油烟机坏了?”
    “啊?”祁妙回眸,眨巴眼睛,“没坏啊。”
    “那你省电呢?”说着就抬手给她摁了油烟机的开关,顿时嗡嗡嗡地声音响起,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油烟通通吸走。
    她欸了一声,别提都逗,侧头看了一眼平底锅,唔,还行,至少没糊,在他打量的目光中,祁妙拿着硅胶铲,把煎蛋给捞起来,放在一旁的白瓷盘子里,伸手拿起黑胡椒盐,洒了一点,他淡淡来了一句:“我不喜欢黑胡椒。”
    祁妙手指一顿,抬眼凝视他,有些不高兴,“那我自己吃。”话音落,她咔嗒一声把黑胡椒盐放在一边,端着盘子就要出去,
    周行之眉头微攒,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结果白瓷盘,低头闻了闻说:“放得不多,可以尝尝。”
    边说边从一旁的餐具里拿出筷子,走了出去。
    祁妙盯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又重新打火,喷油,等她出来的时候周行之都已经吃完鸡蛋,她泡了两碗燕麦片,白灰的颜色黏稠的堆在碗里。
    “给你。”她说,顺便把碗往他面前推了推。
    他盯着面前的一坨,疑惑问:“这是什么?”
    “燕麦片呀,悦悦说的,早上吃主食和蛋白质比较好……”边说边指着旁边的果盘,“再吃点水果,维生素和膳食纤维也够了。”
    “你确定不是喂猪?”
    “?”祁妙刚准备咬煎蛋,闻言,不可置信抬头,嘴角颤了颤:“你居然说我是猪!?”
    他皱眉,解释:“没说你,说这个食物。”
    “可是我这几天都吃这个……”
    周行之顿住,忽然想笑了起来,眉眼都舒展开来,笑得别提多开心。
    祁妙快被气死了,站起身就把他的燕麦片拿走,倔强瞪眼:“喂猪也不给你吃!”
    他连忙顺毛,解释:“燕麦不是这样吃的。”
    边说边接过来,祁妙盯着他的动作,见他走进厨房,在冰箱里拿奶,又回了餐桌,往燕麦片里倒了点奶,拿了几颗蓝莓,剥了几个葡萄往燕麦片里放,右手拿过勺子,搅拌了两下,放在她面前说,“你试试。”
    她半信半疑地凝他一眼,拿着勺子挖了一勺子送入嘴里,有一股奶香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了。眼眸一亮,“好像是不难吃了。”
    “谁教你泡水的?”他问。
    “悦悦啊。她说这个热量低,能抵饿。”
    行吧。
    大大咧咧的助理跟着大大咧咧的正主,也挺好的,是一路人,能处。
    ……
    吃完饭,周行之便检查她台词背得怎么样。
    她吸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昨晚临时抱佛脚背了不少台词。
    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了靠西的沙发边,窗帘轻拂,茶几被拉开,靠在了窗户边,周行之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手捧剧本,不知道从哪里把自己的眼镜戴上了,这会儿特别像批改作业的教导主任,透过镜片掀眼帘凝视她,“看我干吗,我脸上有剧本?”
    “……”她撇了嘴,有些紧张道:“你看起来有点像老师。”
    “我不是?”
    言下之意就是那他现在在干嘛?跟她玩过家家吗?
    说得也是。
    祁妙深呼吸,站在沙发前的毯子前,开始了一段无实物表演。
    眯着眼睛,盯着窗外,手臂伸长,左手在颤抖,说:“所以,你都是为了她?”
    而对面没有任何回答,她只需要表达自己的那一部分。
    不到5分钟的试戏片段。
    表演完后,周行之左手食指放置在下颚处,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点评道:“比上回好一些,但情绪表达还有所欠缺。”
    “比如说哪里?”祁妙走近,一只腿抵住沙发边,小心翼翼地问。
    “比如说整段。”
    “?”
    这人是讨打吗?
    祁妙有些埋怨,瞪着他:“那你展开说说。”
    他泰然地把剧本往沙发旁一放,翘着腿,双手交握,开始滔滔不绝:“当你发现在入门处看到荣晟怀抱袁柳,你的表情是悲痛,但你要记得,这时候你还不知道组织已经被屠,你还未知他的欺骗,所以你的悲痛来得过早。”
    凝视她轻微起伏的胸膛,声沉音淡继续道:“这里可以收一收……”
    微厚的嘴唇轻轻嘟着,倒也没有反驳。
    在演戏的技巧,感情上他的确是专业的,这一点无可厚非。
    “持剑对峙时,你的感情表达略显平淡,你问他,有没有爱过你,他说没有,只是出于怜悯,你最先开始是愤恨,之后才是心酸。但整体上看你还是愤恨多了,收一收,别吓着导演和制片人。”
    她专心致志地听他说,本来还挺受教的,末了那一句又像是把她的心戳了戳,哼,讨厌,还是男朋友的角色让她喜欢一些,老师也太严格了吧!
    当脑海中涌出这个想法时,她自己都讶异了一下。
    思绪有些乱,顿感有些尴尬,刚回身就听他说:“你在我的课上走神?”
    但凡祁妙不露出清澈的目光,她至少还可以蒙混过关,双目对视,彻底把自己暴露个精光,“我没有啊。”
    撒谎。
    周行之淡淡地睨她一眼,伸手就将她拽过来,侧身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她吓了一跳,勾着他的后脖颈,慌忙稳住,狐狸眼诧异地瞪大,问他:“你干嘛!”
    下意识地就推他,他却更用力地桎梏在怀里,附耳说:“为什么走神?我的课很无聊?”
    她摇头:“我没走神?”
    “我脸上写着很好骗?”
    祁妙笑了一下,“你干嘛那么较真,我只是在想一件事而已。”
    “说!”他似乎有些生气,目光波动,盯着她。
    她叹口气,斟酌了一下才说:“男朋友的身份比较温柔……”
    他微微一怔,似乎没明白其中含义,直到她说:“你当老师太严格了。”
    ……
    她说完,屋内的气氛有些变了。
    变得沉默,但不是压抑的沉默。
    而是旖旎。
    他盯着她,  与她静静地对视,睫毛轻颤,  腰部柔软,他握着,久久没放,指尖沿着腰窝处细细抚摸,一手的滑腻,爱不释手。
    他凝视了良久,问:“不喜欢我当老师了?”
    她歪了歪脑袋,想了想回:“也不是,都喜欢。”
    话一说出口,顿时反应过来,脸飞快地就红了,盯着周行之的眼睛,慌忙要起身,“我要再试一遍!”
    他圈着她,又将她桎梏在怀里,“急什么?”
    很不以为然地说:“先酝酿情绪。”
    “那不行~”她拒绝,从她的怀里挣脱,“你这样我没法酝酿情绪。”
    说得很认真,毕竟在他怀里她还怎么表现嫉妒爱恨交织啊,祁妙不依,站起身,复而又重新试了一遍。
    吸取了刚刚给予的理解,她这次稍微找到点感觉。
    他端坐着,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侧目低头拿起,是经纪人飞哥的电话。他朝祁妙打了个响指,站直身子,走到落地窗前,窗外是魔都繁荣的高楼耸立。
    “有事?”捋了一把头发,面无表情地接着电话,“在魔都,不在影视城。下午4点才拍……嗯,什么合作?你跟她说这份投资我不要,好,挂了。”
    说完便挂了电话。
    回眸,看到祁妙正认真地看着自己,还未开口,她便问道:“是耽误你拍戏了?”
    他靠了过来,点她脑门,慢悠悠道:“不是,跟你没关系。”
    说完把手机往沙发上放,随口说:“我喝口水。”
    她点点头,往沙发坐,捞起剧本垂头细细地看,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机,屏幕是解锁的状态,她顺手拿起往沙发柜旁放,却无意间发现他的主屏幕有些眼熟。
    那不是——
    之前参加选秀节目的舞蹈秀照片吗?
    他怎么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