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同桌: :七十五、顶撞

    房间里像是静止了一般,屏息凝气的两个人谁也没吭声。
    周晟低着头看向那埋入了小半截的肉棒,喉结动了动。
    蔺思甜也动了动。
    “……进、进去了欸。”
    蔺思甜红着脸还不嫌事大地强调。
    反正,周晟比她还害臊,她又怂又敢也不是第一天了。
    感觉真的很特别,比起手指和舌头,那个东西比手指尺寸大得多,却又不是那么难以承受,比舌头更硬挺,可是又能分辨出它柔嫩的那一部分,虽然插入小穴的不过指节的长度,她已经能想象到如果全部送进来,该有多舒服。
    “我没戴……”周晟盯着两人结合的部位,几乎快要把那里烧灼,龟头上传来密密麻麻吮裹的快慰让他无法自拔,脑海里却下意识只想到了这个念头,“没戴套。”
    蔺思甜小声说,“所以特别舒服。”
    “甜甜,我没戴套。”周晟抬起头来和她重复了一次。
    “没插进去,只是一点点,没事的。”
    初生牛犊不怕虎,女孩在这种事情上也是一知半解,却敢用这半吊子安慰男友。
    周晟紧绷着下颔线,神情挣扎地默默抽身,“……还是不行。”
    这一次他似乎真的下了决心,径自放下蔺思甜的双腿,退了出来。
    龟头拔出小穴的那一瞬,发出混合液体的轻微剥离声。
    周晟打量了眼水光蹭亮的龟头,脑中还能体验到前一刻留存的快意,可是他庆幸自己终归把持住了。
    “现在还是太早了,蔺思甜。”周晟说。
    然后等了半晌,发现蔺思甜没有回应,他抬眼的时候,却发现她侧过身缩进了被子里。
    周晟忙爬过身去,“甜甜?”
    她像一个蚕蛹裹着一动不动。
    周晟急忙俯到她头顶剥下被子,蔺思甜蜷成一团,圆润的脸颊上红通通的,一缕黑发散在眼角,带着一抹湿意的粘。
    好像哭了。
    周晟没谈过恋爱,搞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但他每次见到蔺思甜哭心就揪疼,这几次还都是因为他,让他更是心慌意乱。
    “又生我气了?”
    蔺思甜摇摇头。
    果然是生气了。周晟钻进被子里从身后抱住她,“你有话直接跟我说,我只会解题,其他的不大行,得你教我才懂。”
    他说的太诚恳,蔺思甜想拿乔都觉得有点鄙视自己。
    可是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绝,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肖想他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不是说喜欢一个人就会想要和对方亲密吗,这样都能忍得了,周晟和她一点都不一样,自己的喜欢一定比他多得多。
    很烦。
    虽然这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可一旦认识到还是很烦。
    “没事了,睡觉吧。”蔺思甜闭上眼睛,她决定不去想这些,毕竟周晟本来就是慢热的类型,还是慢慢来好了。
    大概也有点生闷气的成分,这些话她没告诉周晟,关上灯之后,她又爬回被窝里。
    没多久就觉得耳朵被人吻了。
    零零碎碎的吻,很温柔地从耳尖一直亲到颈项,蔺思甜本来也没真的生气,索性转过身来反手揽住周晟的头,扬起下巴回应他。
    她原本以为这种道歉吻大概很快就会结束然后各自滚回被窝睡觉,但显然不是这样,周晟一边吻一边欺身上来,手拢住她浑圆的乳房揉捏,两指夹着乳头又搓又捻,没两下蔺思甜又溢出了呻吟声。
    所有不以插入为目的的做爱都是耍流氓。
    蔺思甜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这样一个非常没有道理的想法。
    但是现在对她来说就是这样,他越爱抚她就会越想要,她想要他又不给。
    她在想着周晟什么时候会停下,然而渐渐地,这个吻和爱抚变本加厉,很快连思考这个的余暇都没了,两个人赤裸地搂抱在一起拥吻,就连腿都像藤蔓似地互相缠绕,很快气喘吁吁。
    周晟在喘息声中放肆揉捏她的奶子,身下的阴茎还时不时伴随身体的摆动戳弄她的小屄,面对面侧躺的姿势让这种戳弄变得轻松很多,肉棒被她夹在腿心,他不用担心力道和角度,姿势也丝毫不费力,两个人更闭着眼忘我享受。
    那种让人意识恍惚的快感重新上头,蔺思甜体内的热流刚收敛没多久,又在甬道里蠢蠢欲动,只能靠他的阴茎顶在她阴蒂上搅弄的那点肉感来弥补。
    龟头插进她的腿心,抽出时冠状沟的肉棱卡在阴唇间,和她下体的毛发反复摩擦,刺激得周晟头皮发麻,他发泄似地咬了咬她的唇,手上揉捏的动作更凶了几分。
    蔺思甜吃痛,轻哼:“干嘛呀。”
    周晟在黑暗中睁开眼看着她,尴尬地低语,“有点忍不住了。”
    “你不是挺能忍的,啊……”身下又被顶了一记,蔺思甜想躲,却被他按在怀里。
    “从刚才开始一直都硬着没软过,”周晟拉住她的手按回自己身下,“很难受,一直忍着。”
    他好像在和她装可怜了?
    “再忍忍吧,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她口吻似乎很轻描淡写,正是因为这种不像她的平淡才让人听出了几分赌气的味道。
    她嘴上不在乎,还是按捺不住捏了捏周晟的鸡巴。
    好硬,一直这么硬会不会真的有问题?
    大脑还沉浸在思绪中,周晟不知何时已经反身压上来,两人又成了一上一下的姿势。
    周晟一拉蔺思甜的脚踝,岔开她的双腿,粗硕的鸡巴抵在她两腿之间,被窝下的臀部缓缓耸动,前前后后,肉棒怼在她小屄上。
    蔺思甜任由他这么摆弄自己,反正类似的姿势已经来过一遍,她现在只想让周晟快点射了就好,免得她还得备受欲望煎熬。
    “不生气了。”周晟一边顶弄一边哄她,还低下头去含她的奶子。
    她很想说自己才不会这样哄哄就上当,可是被上下夹攻后,蔺思甜发现他的策略好像真的有用。
    可恶,才弄这么两下,又出水了。
    周晟的鸡巴比之前更坚挺,硬邦邦一根杵在花穴上,每顶一次穴口就撞出一汩淫水,震得蔺思甜下体酥麻,她不想叫出声让他知道,用牙咬住了手指。
    啪。
    阴茎撞上嫩肉。
    啪。
    小穴被顶开双唇。
    啪。
    龟头戳在穴口。
    周晟顶弄的速度不再和缓,频率越快,蔺思甜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小穴里空荡荡的那种期待感也越来越明显,可是蔺思甜知道那注定没办法满足,只能作为臆想去意淫罢了。
    如果周晟插进来的话……蔺思甜努力回想之前残余的感受,粗硕的龟头陷入穴口,撑开屄肉的热度……
    啪。
    有什么进来了。
    回忆中的蔺思甜因为身下突如其来的触感而回神。
    “周……周晟……”
    穴口清清楚楚感觉到有东西陷了进来,埋入了一小节。
    比之前她引诱周晟时吞的还深。
    她听见周晟在她左耳边张口吐息,另一只手肘撑在她脑袋边上,强忍着一股劲,声音颤抖——
    “还是……进去了……”
    ——还是进去了?
    蔺思甜心脏都快要跳出来,失速的心跳狂飙再加上身下酥酥麻麻乱窜的快感让她抽不出理智去分析周晟这句话中的含义,她甚至分不清周晟这一下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是讨好还是情不自禁。
    她只知道舒服得不行。
    周晟的动作慢下来,转而压在她身上浅浅抽插。
    只进了一个龟头,不敢贸然深入。
    即便是龟头也很诱人,因为全部勃起而硕大的一截撑开小屄,堵在穴口,与屄肉磋磨。
    快感细细密密直达头皮,要不是蔺思甜咬着手指,此刻已经叫出了声。
    周晟挺动臀胯,阴茎插进去小点,又拔出来。
    穴肉被挤开,再闭合。
    龟头太大,伞冠几次卡住肉褶,退出之后再进又是一次轻舟破浪。
    周晟就靠在蔺思甜脸侧,她耳朵里回荡的都是少年克制的低喘声。
    “哈……哈啊……”
    一偏头还能碰到他额上的沁出的汗。
    他伏在她身上,身下是干柴烈火,蔺思甜身子紧绷,小屄将周晟夹得动弹不得,两个人都格外紧张。
    她听得出周晟多难受才能维持这一刻表面的温和,蔺思甜有点于心不忍。
    “嗯……周晟,我、我不生气了……”她努力从痉挛的快感中整理出词句,“不做……不做了,没事的……”
    她本来也不是因为周晟不和她做生闷气。
    周晟喘息了一声。
    他抬起头来,嘴唇拱了拱她的耳廓,声线哑得发磁,“是我想做……”
    身下浅插抽送的动作还在继续。
    “我说了……是我……忍不住……”
    他蓦地沉下脑袋,“……都怪你。”
    本来那句“都怪你”听起来很像是推卸责任,可是从周晟口中说出来,却让蔺思甜胸口砰砰乱跳,那种感觉更像是周晟在和她撒娇,她抵不住周晟这么可爱的语气。
    这种心悸难忍甚至强过了两人此刻交欢带给她的感受。
    “不行了——”周晟忽然开口,猛地一把将鸡巴从她小穴里抽出来。
    蔺思甜还沉浸这段欲求不满的性爱快感之中,他忽然中断让她的表情有一丝茫然无措。
    周晟弓起腰背,阴茎顶在她小腹上,用手狠狠撸了了十几下,蔺思甜就感觉到一抹温热在小腹缓缓漫延开来。
    周晟大口大口喘着气,额头抵着她的锁骨,汗珠滴落。
    蔺思甜伸手摸到肚子上的温热,黏黏滑滑的,似曾相识。
    周晟的……精液。
    他还在射,液体还在流淌。
    她的指尖搓了搓,好多,她有点恍惚,小腹由内而外都在发热。
    周晟喘了许久才平复下来,意识到她在摸肚子上的精液,慌忙起身去够床头的纸巾盒。
    “你别动,我给你擦。”
    他憋红着脸,想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更是尴尬得开不了口,好半晌才憋出一句,“对不起……”
    “说对不起可没有用。”蔺思甜委委屈屈地说,“你看你又把我撇下了。”
    周晟现在哄人的第一行动就是,去吻她。
    惹哭了老婆,吻她,惹恼了老婆,吻她,没有什么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试着做吧——好像刚才就是这么一套操作流程。
    他把纸巾收拾好,上床后就把蔺思甜抱进怀里吻,比起他恋爱时拙劣的语言表达,他觉得肢体表达更有说服力。
    怀中抱着娇娇嫩嫩的少女胴体,尤其刚才还感受过不那么完整的性爱快感,周晟无比餍足。
    和喜欢的人做这种事确实比和她做题快乐多了,从精神上到肉体上。
    ——来自周晟内心的大胆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