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聊骚对象是同桌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聊骚对象是同桌: 二十九亲她全身

    楚帆趴在康腾的大腿上笑个不停,可以看到她纤薄光滑的后背上只有胸衣的丝带松松地打了个蝴蝶结,引着人把它解开。
    康腾拉着楚帆的胳膊,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两条穿着白色渔网袜的长腿放在他身体两边,他又用那种可以穿透一切的眼神看着楚帆的眼睛。
    他对楚帆突然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康腾自己也描述不出来这种感觉,这在他的人际交往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
    他在盯着楚帆的时候出神想了很多,他想分析明白自己的这种心情的变化到底是什么。
    按理说,男生对异性兴趣最大的时候是连话都和她讲不上的时候,那个时候觉得她是自己触不可及的女神;然后等到有了相互的关系,往往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更不要说像楚帆这样用了心思讨他欢心,这种情况下男生就会自我评价极高,觉得自己在她心里特别重要,是对方要做的舔狗,也没有那种追求的心思了。
    但是康腾觉得楚帆特别可爱,不光是穿着可爱的情趣内衣,有着可爱的脸蛋,康腾觉得楚帆这种愿意花心思讨好自己的样子很可爱,他有点被楚帆感动了,很想珍惜这样的楚帆。
    楚帆被他看得有点发毛,脸红红的,又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喜不喜欢,稍微靠近了一点,“你不喜欢吗?我觉得挺可爱的”
    康腾抬头,两只手捧住楚帆的下巴,把她的脸往自己这边稍微拉了一下,吻上了她的嘴唇。
    这个吻颇具侵略性,带着野兽的凶猛,楚帆觉得自己是猎物,康腾想把她整个地吃进肚子里,成为他果腹的食物。他用力地吮吸着她的嘴唇和舌头,把她口中的津液全都全都吸到到自己这边。楚帆也配合地发出轻轻的呻吟,她能感觉到康腾呼出的气息,能感受到他唇舌的动作,只需要配合他就好。
    她很喜欢这种被粗暴地爱着的感觉,好像这样她才能感受到喜欢的感情的深度,康腾亲吻的力度就像他鸡巴在自己小穴里抽插的力度,刚好能让她达到那个舒服的力度。
    她一边回应着康腾的吻,一边伸手去把他校服衬衫的扣子解开,两只手轻轻地把衬衫从他的身上剥掉,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肌肉,她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胸肌上,轻轻地上下摩挲。虽然看了很多次也摸了很多次他的身体了,可是每次看到都会不由自主地把手放上去感受那种柔韧的手感。少年的肌肉线条在稍带深色的皮肤上显得更加性感,充满了他这个年龄所代表的力量和精力。
    康腾的吻像是没有尽头,她越来越觉得呼吸不上来,大脑因为缺氧变得晕乎乎的,但是她贪恋康腾吻她的感觉,她紧紧地抓住了康腾的肩膀,呻吟也带着急促的呼吸。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康腾扶着她赤裸的后背,顺着亲到她的耳朵,柔软的舌头在耳郭的每一个沟壑上经过,带着黏糊糊的唾液。楚帆觉得痒,一边笑一边一个劲地躲。
    康腾才不管,把她抱在自己怀里接着舔,口水拍打的声音直接经过耳道刺激着神经;康腾的舌头像一条狡猾的蛇,刺激着她柔软又敏感的耳朵皮肤。
    “把校服裤子脱了吧,我怕把你裤子弄脏了下面好湿了”楚帆把屁股挪了挪,主动地去解他校服的裤带,纽扣和拉链。
    康腾不知疲倦的舌头暂时离开了楚帆可怜的耳朵,康腾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把校服裤子和内裤丢到一边。楚帆被亲得晕乎乎,清纯的眼睛里全是与之不相符的迷离性欲,嘴唇微微肿起来,带着潋滟的水光,整个人透着诱人的粉红色。
    康腾伸手拉开一边胸衣罩杯的交叉绑带,已经鼓起来的小樱桃和一点白皙的乳肉从胸衣的开口里面露出来,康腾埋头含住,又开始用舌头把玩那颗可爱的小肉粒。高挺的鼻子贪恋着吸着楚帆乳房散发出来的好闻味道。康腾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揉着另一边的奶子,隔着布料揉着不过瘾,顺手也解开另一边的的绑带,把手伸进她已经被扯得松松垮垮的胸衣里面大肆揉捏着,雪白的奶子在他有力的手下被捏成圆的扁的,亲够了一边,又换另一边亲。
    楚帆很喜欢康腾亲她的奶子,揉她的奶子,她闭着眼睛感受男生有力的爱抚和亲吻,舒服地发出淫荡的娇喘声音。她稍微睁开眼睛,低头就能看见康腾埋在她的胸上狠狠地蹂躏着她那两颗可怜的小馒头,他那么专注地亲着自己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在康腾的床上是被爱着的。
    他的舌尖在小樱桃上面转圈,楚帆觉得不仅是被含着的地方舒服又温暖,连着全身甚至是小腹里面都麻麻痒痒的。她在康腾的大腿上轻轻地摩擦,肉棒掠过她已经胀满了的肉缝,让酥麻的感觉更加强烈。
    但是康腾并不着急把她的衣服全都脱掉,他觉得楚帆这样衣服松垮地在身体上挂着的感觉很色情,可怜兮兮地等着被他蹂躏。
    康腾的手顺着她的腰和后背向下滑,从裙摆下面伸进去揉她的小屁股,短短的小裙子里面连一条丁字裤都没有穿,直接就能从臀缝滑倒两腿中间去抠她已经洪水泛滥的肉穴。
    楚帆能感觉到黏糊糊的淫水已经流到大腿根部了,康腾还在她身上亲,亲得没完没了,光洁无瑕的身体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吻痕,特别是奶子上。康腾一边亲一边用左手在她肥嘟嘟的外阴揉搓,手指上早就沾满了淫水,滑溜溜的像条泥鳅,往她的小穴里面伸。
    楚帆不说话,低头看着康腾的眼睛,无声地引诱着康腾把他的鸡巴插进来。她把康腾刚刚伸进去的手摁住,自己把一条腿抬起来,一只手扶住他已经流出透明津液的肉棒,往自己的小穴里面放。
    “主人,帆帆会自己动服务好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