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渡心(校园 NP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渡心(校园 NPH): 第37章想起了霍时衍是谁

    司纯在学校附近转悠了一下午也没找到合适的房子,下午四点算计着家里没人就回去收拾了些东西,她没拿太多行李,顶多是几身校服和几本书。
    提着行礼刚走到院子里,就和迎面走进来的朱大撞了个正着。
    司纯警惕的摸向口袋里的刀子,不是五点才下班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朱大看到司纯怔了下,一反常态地露出和蔼的笑容,“纯纯回来了,这两天你都去哪里了?我和你妈妈都担心死你了。”
    司纯正疑惑他的异常,就见司蓉走了进来。
    看到司纯,司蓉立马怒了,“你个死丫头终于肯回来了。”
    司蓉把包往地上一丢,疾步冲向上前,扬手就甩了司纯一巴掌,“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你爸好心给你补过生日,你却带着野男人回家把他打个半死不活。”
    愤怒之下,这一巴掌又狠又猛,司纯的半边脸立马肿起来,司蓉却不觉得泄气,又按住她的肩膀,不断打在她身上,每一下都使劲儿了全力。
    “这三天你去哪儿了?啊,是不是和那个野男人浪去了,我怎么生了个你这么个贱蹄子,天天就知道勾搭男人,你亲爹都让你浪进去了,你还敢在外面浪,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你......”
    “蓉蓉,纯纯还小,她肯定是被那人骗了,”朱大假模假样的上前拉架。
    这更让司蓉愤怒不已,“你看看,你爸都被你那男人打成这样了还向着你说话,你怎么一点儿也不念他的好啊。”
    “天天躲瘟神一样躲着他,你既然这么不喜欢他,你干嘛还回这个家?”
    “你怎么不死外面。”
    司蓉越骂越气,又扬手冲司纯打起来,“你这个骚货,贱蹄子,你为什么你不去死。”
    “三年前你就该死了。”
    “我生下来就该掐死你......”
    司纯离开家里时,头发已经凌乱,衣服也被扯得皱巴巴的,她漫无目的走在路上,脑海里全是司蓉深恶痛绝的眼神。
    ‘你为什么不去死。’
    ‘你去死啊。’
    ‘你走了永远也不要再回来......’
    虽然这些话她早就听惯了,可每次听,心里还是难受的厉害。
    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别的妈妈对孩子都极尽所能的好,她妈妈就那么嫌恶她,她相信,如果能重来一次,妈妈一定不会选择生下她。
    当然,如果人生可以选择,她也不会选择活下来,只是现在的她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当司纯回神时,已经站在了麦当劳外。
    看着店里汹涌的人潮,司纯没有任何犹豫推门走了进去。
    这次,她没像往常那样拿出试卷刷题,而是报复性的把所有套餐点了个遍,她不惧别人的目光,红着眼眶,不停地往嘴里塞汉堡,薯条,鸡块,看着就像在吃最后一顿饭一样。
    直到餐桌上堆满了空盒子,霍时衍突然坐在她对面,看着司纯狼吞虎咽眼圈深红的模样,眉心拧的很深,“你没事儿吧?”
    司纯连头都没抬一下,即使两个腮帮子都撑的鼓鼓的,依旧拿地鸡腿疯狂继续往嘴里塞。
    “怎么?想把自己撑死?”
    霍时衍伸手挡住鸡腿。
    司纯这才抬起了头,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有些看不清眼前人的面容,只知道他带了一副金丝框眼镜,穿着黑色西装,显得斯文又严肃。
    霍时衍目光深深的看着司纯,见她脸颊红肿,饱满的泪水在深红的眼眶中打着转,小巧的鼻头也哭得红红的,看起来无助又可怜,和初次见她时一模一样。
    霍时衍心中一软,语气也柔和了几分,“真不记得我了?”
    司纯拿起餐纸擦掉眼泪,这才认出眼前人是在学校天台的那人,难堪的撇开脸,抽泣着咀嚼口中的食物。
    这一抽一抽的更像了,霍时衍忍不住弯起唇角。
    “小没良心的,两年前,我可是经常去医院看你的。”
    司纯怔住,眼神茫然的看向霍时衍,皱着眉想了好大会儿才想起他是谁,在精神病院时,是有个人经常去看她,可那时她近视的厉害,完全看不清他的长相......
    “想起来了?”
    见司纯眼神变了,霍时衍嘴角的弧度更深了些。
    司纯眼眶又逐渐湿润起来。
    当时,陆厌因她锒铛入狱,陆厌的家人把她弄到精神病院里,对她百般折磨,极尽侮辱,如果不是眼前的男人,她怕是早就被折磨疯了。
    司纯掏出手机打出一段字放在霍时衍面前。
    ‘你是谁?和陆厌什么关系?’
    三年前的那件事儿太大了,陆厌的家人压下了所有消息,几乎没有外人知道她的事情,当时他能在她的病房里来去自如,身份就绝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