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狼孩与娇花(糙汉 婚后爱 高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狼孩与娇花(糙汉 婚后爱 高H): 34舌吻(H)

    战狼因为自己的一时口快遭到了报应,梁薰看似温柔似水,实际上脾气大得很,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用脸去接人牙子的那一鞭了。
    梁薰恼火时并非那种情绪激烈的生气,而是小女孩儿家家的,一张小脸沉着,漂亮的羽睫眨呀眨的,一双美丽的眸子随时可以砸下几滴眼泪,战狼最怕这样的火气了。
    母狼生气的时候都很直接,冲着公狼咬一口算是一点生气,直接把公狼压在地上狠咬一顿也是常有的。
    别看白文文弱弱的,有一回夜不知怎地踩到牠尾巴,头上的毛都要给咬秃了。
    公狼通常对母狼都很宽容的,战狼也是,他情愿梁薰拿大棒子捶他,也好过她撇过头生起闷气来。
    战狼叹了一口气,把压枕放在一旁,把梁薰搂在怀里,打算重新好好的对她求爱。
    战狼高挺的鼻梁在梁薰的颈边蹭蹭了,舔了舔她的耳垂,之后用一种低沉的嗓子轻喟,“不生气,狼错。”
    梁薰其实也不是多生气,在敏感的耳后又被吹气、又被舔吻以后,她的气已经消了泰半,战狼的手很不规矩,在她的身上游移着,两具赤裸的身子肉贴着肉,无比的亲昵,在梁薰半推半就之下,也别有一番情趣,战狼已经将人整个压在身下,好奇的开始舔起了她的唇。
    他只见过狼交配,狼都是从后面进入母狼的,可是在刚刚的春宫册上面他看了很多的新花招,虽然他忙着认错,可脑海里可是半分没忘记今夜是他的新婚夜,长夜漫漫,可不能就这样蹉跎掉。
    狼的吻都是直接含住对方嘴巴的炙热,可梁薰和狼不一样,她可没有能让他含进去的长嘴吻,他笨拙地在她的唇上面厮磨着,试图撬开她的唇,梁薰的双手搭在他的肩上,他的吻让她一阵头昏脑热、呼吸不顺,她不由自主地张嘴,就在那个时候战狼的舌长驱直入,找到了她的,与她纠缠不休,粉嫩的小舌被大力翻搅着。
    梁薰被吻得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抵抗战狼的热情,她只觉得舌根都要给他吸麻了。
    一边深吻着,战狼的双手也没闲着,一手恣意地揉捏着梁薰高耸的胸脯,另一手来到她的腿侧,将她一条腿勾起,搁在他腰间,勃发的肉棒子狠狠地抵着才被操过一回的嫩穴,那穴口微微收缩着。
    梁薰被吻得七晕八素,糊里糊涂的分开了腿,腰还不自觉的往上提,身子不自觉地迎合着战狼求欢的动作。
    战狼浑身上下一个激灵,勃发的欲望因为梁薰下意识的动作而几乎炸裂开来,他松开了两人的唇,两人都喘得特别厉害,梁薰的眼神有些迷离,眼尾微红,还含着泪水,瞅着特别的动人。
    四目相对,一对新婚夫妻眼底都只有彼此,“喜欢薰,舒服……”战狼最是真诚、直接,一边说着,那柱顶已经没入了湿润的口子。
    “哈嗯……”梁薰害羞的低垂下眼,这目光还真没地儿放,先是瞥见自己被揉得变形的乳儿,再移开,正好看到那狰狞粗硕的东西慢慢的插进自己体内。
    “呜呜……”虽然给自己做过无数次的心理建设,可当她真的眼见那狰狞的凶物要进入自己的身体时,还是忍不住呜噎了起来,她该移开眼的,却又忍不住好奇心。
    才没入了半根,战狼就卡住了,梁薰微微吃疼,蹙起了眉,双眼也自然的闭起,欲火高张,战狼陷入了两难。
    “薰,腿张开。”
    梁薰当真吃得很吃力,可她还是温驯的把腿分得更开,战狼从梁薰身上坐直身子,小心翼翼的捧着她两条腿,腰往深处顶,将自己的男性分身送进梁薰的腿芯,推开层层迭迭的媚肉,撞到最深处。
    “哈嗯嗯嗯……”梁薰发出了一阵媚吟,虽然吞得吃力,但舒爽也是真的,盘错的青筋刮蹭过每一分易感的嫩肉,带来一阵麻酥酥的感觉,下半身强烈的充胀带给了她强烈的感受,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都受到了震撼。
    “嘶……紧……舒服……”战狼同样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快慰,被她紧紧的箍着,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比起从后面和她合而为一,和她面对着面又是截然不同的亲密,除了身体上的喜悦,心更是靠近了几分。
    战狼低下了头,强烈的情感无法用言语诉说,他低下头攫住了她的唇,完全凭着本能用力吸吮,撬开了她的唇齿,霸道的汲取她的甜美,同时狠狠的挺腰。
    尒説+影視:ρ○①⑧.red「Рo1⒏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