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豺狼玛莉嘉(出轨 骨科 末世 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豺狼玛莉嘉(出轨 骨科 末世 H): 灌注精液(高h)

    灼热的硬物贯穿至尽头,肉冠抵着宫口缓慢揉弄,仿佛亲吻一般。
    徐万里喘得厉害,随着下身被填满,快感迅速地席卷了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让她彻底失去了招架之力。
    环在徐今朝腰间的双腿无力地滑落下来,又被他抬起来,架到了肩上。
    徐今朝用蓬松的抱枕垫高了她的下身,抽插间,两人紧密嵌合的私密处不断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大量溢出滑腻汁水把她粉白饱满的肉丘弄得湿漉漉的,也沾湿了生长在阳具根部的毛发。
    “万里,你好软……里面好多水的,一直在吸我……”徐今朝抱着她的大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借着丰沛的汁水,他的抽插越来越顺畅,狭窄的肉穴似乎也渐渐习惯了阳具的尺寸。比起最初的紧绷,布满褶皱的肉壁变得绵软许多,虽然还是紧致得让人头皮发麻,但给他的感觉已经不是排斥,而是饥渴又热切的吮吸。
    她的身体也很喜欢这种事,张开双腿,迎接他的侵犯……在贪婪的肉穴里反复抽插,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深,直到龟头牢牢堵住颤抖的花心。
    “啊~今朝…慢一点……!”徐万里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插得好深…嗯……肉棒好硬……啊~好舒服……”强烈的快感使她昏头转向,只能无措地抓紧身下的薄被,任由快感的浪潮席卷全身。
    徐今朝双手捧着她的圆臀往上送,同时压低胯部深深地顶了进去,龟头凸起的顶端再一次顶入宫口,那感觉仿佛被一张小嘴热切地吮吸着似的,酥麻感直冲颅顶,激得他禁不住全身一颤,后背又冒出了一层汗水,“我也很舒服……万里……好喜欢你,喜欢和你做这种事……”
    随着他挺动腰身,徐万里胸前两团浑圆的乳房上上下下地晃动着,肿胀充血的乳头几乎晃出了残影,看得他下身又是一阵硬胀。
    身下曼妙的女体同样一身热汗,白中透粉的肌肤触手一片温软湿滑,让人产生一种想要趴在她身上,不顾一切地舔遍她全身的冲动。
    在他持续的抽插下,徐万里全身紧绷,一声尖叫过后,包裹着阳具的肉穴开始急剧收缩,层层软肉蠕动着,用力地绞紧了粗长的肉柱。
    徐今朝轻抚着她的面颊,陪她挺过了这短暂的极乐。
    她看起来很累,面色一片潮红,汗湿的头发乱糟糟的,湿润的双眼里既有茫然,又有未消退的情欲。
    “万里,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徐万里浑身无力,点头同意了他的要求。她闭着眼睛,感觉到填塞在下身的硕大阳具正在往外抽出,“噗滋”一声,粗大圆润的肉冠从穴口脱离出去,一大股汁水顺着敞开的穴口喷涌而出……
    “你流了好多水。”
    “你……别看了……”徐万里捂着眼睛,说话的声音含含糊糊。
    徐今朝指尖抚过红肿的穴口,他屈起指节放到小穴下方,看着透明的汁水缓缓溢出,流经他的手指,然后继续往下淌去。
    这样的画面,无论看多少次都不够,——她的小穴流了这么多水,都是被他搅出来的。
    徐今朝动作轻柔地把她翻过去,让她趴在沙发上。他还贴心地把垫在她身下的抱枕往上挪,好让她能趴得舒服一点,不至于压痛胸部。徐万里一趴下去,就感觉胸口一片湿凉。
    抱枕是湿的。
    上面都是她流出的汁水。
    徐万里羞得想扔掉抱枕,可徐今朝已经从后面压了上来,他的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下腹挺立的阳具又一次抵近了她敏感的穴口。
    那东西也同样湿漉漉、滑溜溜,满是在她的小穴里沾染上的淫液。
    “万里的水真多啊,”徐今朝一手支撑身体,一手挤入她的胸腔和抱枕之间,握住绵软的乳肉轻轻揉捏起来,“这里也湿答答的了……再做下去,连沙发都要湿了,怎么办?”他伸出舌尖舔过她粉色的耳垂,在她耳边轻声低语,“嗯?你说,要怎么办?”
    “……”徐万里咬着下唇,被他说出口的下流话弄得面红耳赤,不知该答什么。
    灼热的阳具沿着湿滑的裂缝上下滑动,时而顶弄左右两边的花唇,时而在穴口处轻轻一戳,一点一点的,宛如毛笔沾墨,搔得她下身一阵空虚难耐。
    徐万里趴在那里,被他撩拨了半天,终于忍无可忍,伸手握住了在自己臀缝间来回滑动的坚硬肉棒。她拉着那东西,把龟头往滴着水的小穴里送,对准角度往后耸臀,“噗滋”一声,把湿淋淋的粗长肉棒吞没至根部。
    徐今朝在她耳边喘了一声,声音低沉沙哑,性感得让人心颤。
    “帮、帮我堵住……用肉棒堵住小穴……”在欲望的驱使下,她还是轻易地抛掉了羞耻心,说出了他想听的话。
    肉棒热乎乎的,熨烫得她整个下腹都开始发起热来了。跪趴的姿势下,徐万里总觉得肚子有点坠胀,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隔着一层软肉,隐隐摸到一根凸起的条状硬物……意识到那是阳具的形状,自己的肚子里装着哥哥勃起的生殖器,这个认知在脑海中浮现的一瞬间,她就像被注入了某种催情药物般,兴奋得全身心都被欲火占据了。
    “哥哥的肉棒……在我的肚子里……哈啊……好硬、好热……”
    徐今朝伏在她背上,一边听着她理智全失的下流话,一边挺身抽送湿滑的肉穴。
    她刚刚经历过一次高潮,小穴正处于获得满足后放松状态,里面的肉壁明显比之前绵软许多,无论他往哪个方向捅进去,都不会遇到阻碍,层层迭迭的软肉只会极尽缠绵地吸附着阳具,在他抽出时极力挽留。
    “万里……万里……”他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重,紧绷的小腹拍打着她雪白浑圆的翘臀,发出连续不断的“啪”“啪”声,“你喜欢哥哥、喜欢哥哥的肉棒……是不是?吸得这么紧…里面全是水……万里真好色啊……随便插几下就不停地流水……”
    “啊……你、你才好色!”徐万里翘起臀部以迎合他迅猛的撞击,他的力气太大了,每一次插入都仿佛用上了全身的力气,顶撞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后晃动,胸部在被淫水打湿的抱枕上来回碾磨,“轻一点……你顶到我肚子里面了……”
    粗大的肉棒在小穴里反复进出,徐万里感觉穴口都快被肉棒表面凸起的筋脉磨伤了。她趴在那里,尽管作为被动承受的一方,却免不了又累又喘。这个男人在做这事的时候,总是很快就丢掉温柔的表皮,凶狠得让人害怕……
    就像肚子里钻进了怪物般,粗长坚硬的肉棒把她顶得宫口都隐隐生痛了,不过很奇怪,这点疼痛参杂在快感里,反而让她沉迷不已,越加渴望被他施与更粗暴的对待……顶得再用力一点,再深一点!
    徐今朝没有让她失望,他跪立起来,双手握住她的细腰,挺动腰胯奋力地抽插起来,欲望的至高点近在眼前,他已经顾不上维持所谓的温柔和体贴,只想狠狠地占有她,侵犯她,要她永永远远地记住这一晚——
    “……万里!”一串滚烫的汗珠从他的脸上滚落,洒落在她白皙无暇的背上,很快就和那层细汗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我要……来不及了……”
    一阵连续的猛烈抽插过后,徐今朝趴在她身上,下身维持着往前顶的姿势,把阳具捅入肉穴尽头,肉冠死死抵住一张一合的花心,把浓稠的精液灌注进去——
    徐万里被他压在沙发上,身后是他粗重的喘息,填满下身每一丝缝隙的阳具也开始了搏动,她知道他快要迎来高潮了。
    意识到自己正在被血亲注入精液,徐万里的肉穴也开始收缩,肉壁贪婪地蠕动着,本能地榨取出尽可能多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