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宁王府轶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宁王府轶事: 018堂兄妹

    一大清早,宁王府的下人开始忙碌。
    高管家指挥着仆人摆放好一盆又一盆娇艳盛放的牡丹花,那些牡丹花一直在暖房被悉心打理,现在正是换上的好时节。他叮嘱婢女仔细打扫宁王府每个角落,并确保一尘不染,然后,他前往青竹阁和月桐院看看小厮和婢女的准备情况,以免他们忙中出错。
    傅泽衡漫步王府,冷眼看着高管家劳师动众,生怕为官的三老爷子女以为他们不得宁王府重视。
    年末时,叔父傅羽行寄来家书,说明他的嫡长子女将在初春前往京城,托宁王和辉霞县主照顾。宁王府只住宁王一家确实冷冷清清,傅宣行本就不会推托弟弟的请求,连辉霞县主都盼着他们到来。
    人多热闹些,县主老人家可高兴了。
    傅泽衡慢慢走到祖母居住的院子,顺道入内请安。他想不到颜雪庭已坐在内厅,喝着茶跟辉霞县主有说有笑。
    傅泽衡一面笑着跟祖母请安,一面暗暗观察颜雪庭。她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同,上次在花园巧遇时不是错觉。
    颜雪庭起身行了半礼,就气定神闲坐回位子上,不在意傅泽衡的打量。她低头欣赏手中的梅子青釉莲花印茶杯,喝了口茶,再从貌美丫鬟手上接过同款青釉碟子,碟上盛着刚出炉的酸枣糕,香气四逸。她身穿杏黄色小袄,对襟和袖口都绣了粉红色牡丹,腰系靛蓝色带子,并挂着一个绣花香包。那身绿底白色印花绢褶裙,泽衡记得那是他在祖母的私铺里挑选的,当时那批布料就属这款布的质料和花色最好,没想到会穿在这个孤女身上。她黑发上的珠花簪子,显得她既高雅又不奢华。
    整个打扮看来既得体又不会太华贵,等会迎接傅家堂弟妹绝不失礼。
    「刚刚清衡派了小厮来,说他们中午前到王府。」辉霞县主嘴角含笑,配上一身华美石榴衣裙和红宝石金步摇,看来精神抖擞。
    她确实开心,她的孙子里就属傅清衡跟他的父亲傅羽行一样较有读书天份,这次他来京城准备参加秋季的会试。
    「高管家会将一切打点好的。」所有家仆都忙进忙出的。
    「呵……高管家比我这个当祖母的还要紧张。」
    当傅清衡和傅月晴抵达宁王府时,宁王府的主子、贴身丫鬟和待从都在大厅等候。他们兄妹挺直腰杆,缓缓步入厅里,恭敬地向辉霞县主、宁王及宁王妃行礼。
    傅清衡年约十六,一身白色衣衫,腰系红腰带,带着一块羊脂玉佩。他身材高大,肌肤略黑,剑眉星目,看来英武十足。傅清衡自懂事开始就居住在桑城,城中应有尽有,生活不算清苦,但跟京城的繁华相比,无疑是居于乡下,所有新鲜玩意儿都较少。清衡的生活圈子纯朴,少了世家子弟的傲慢,小时候都会跟邻居小孩玩耍,长大后亦会跟书院的书友打成一片,交友甚广。虽然傅清衡是一位读书人,但住的地方靠近山野,平日没少到山上打猎或锻炼。
    因他居住在县城,平日少不了处理庶务。就像他们兄妹昨天已到达京城,长途跋涉,满身脏乱,便到客栈留宿一晚。现在他们将自己打理好后,一行人才浩浩荡荡来到王府。清衡心知他们兄妹是傅三老爷的子女,他们的娘亲是京城官家小姐,血统不差,可是,他们成长的地方比不上京城,别人看轻他们是少不了的。
    站在清衡身后是他的妹妹傅月晴,看来十三、四岁的姑娘,皮肤偏黄,黑眸炯炯有神,乌发分两股束起在左右两旁,插上精致的银钗和银花,右耳后插了数朵玉兰花,身上的藕紫色襦裙,让她看来不失清丽。
    这对兄妹衣着得体,谈吐举止绝对有世家风范,可惜那一身又黄又黑的肌肤暴露了他们不是真正京城子弟。
    站在宁王妃周氏旁的傅倩暗地调侃地一笑,并向她两位兄长眨眨眼。先不说傅清衡的外表,他们傅氏是武家,相貌英气,皮肤偏黑不是问题,男子一向看重才华和能力,只是刚巧傅显衡和傅泽衡都长得较俊美。不过,傅月晴是贵女,可不能以这般样貌在京城世家趴趴走。现在傅月晴的外表比当初踏入宁王府的颜氏姐妹更不如。
    傅倩现在才知道不是所有乡野女子都能跟京城贵女一样有一身雪白肌肤。
    虽说女子着重才德,但是没有过得去的相貌,何人会留意女子内涵?
    辉霞县主逐一介绍宁王一家,当然包括齐侧妃和安姨娘,然后是世子傅显衡、傅泽衡和傅倩。
    傅清衡早就认识傅泽衡,两年前他曾到桑城为祖母的布行谈了笔买卖,当时还帮了避居在桑城的刘家。
    对傅显衡和傅倩,他们一个是世袭爵爷,一个是京城贵女,傅清衡没有想法。
    当辉霞县主介绍颜雪庭时,他只看了一眼,就垂眸行礼,没有做多余的事。而傅月晴则目不转睛看着颜雪庭,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