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网红上位记 高嗨(完结+番): · 网红上位记 高嗨 (番外完结倒计时)

    两年解封时间到了(番外完结倒计时)

    “对啊。怎样?你要咬我么?”

    “哼!”

    夫妻俩打打闹闹进了屋。

    秦母对他们的恩爱已经处于视若无睹的状态了。然后看着那乖巧可人的小姑娘木愣愣地盯着她儿子,自恋的以为人家小姑娘喜欢上她儿子了。毕竟即便结婚后秦奋的桃花运也从未断过。

    这心思不由一转,两年前因为秦奋好像对家教老师有了兴趣导致他们夫妻关系略有不和她是事后才知晓的。时至今日她也假装不知情,但实际上心头却盼着儿子再出轨,出轨了最好离了许自香!

    秦母多年贼心不死啊。

    这眼下老同学的老来女特别讨她喜欢的,不如尝试下……

    于是席间留下来吃饭的老同学母女两人得到秦母的格外热情招呼,受冷漠习以为常的许自香倒没觉得什么。只是席间她婆婆给她明里暗里的难堪:“我就喜欢这种大户人家教出来的闺女,长得好看又懂事的,未来一定会嫁好人家的!”

    “哪里,过奖了。”老同学听得好受用啊。夸她女儿谁都会开心的。

    起初许自香没听出来,直到后面婆婆越说越明白,“那天我看一个电视剧。讲的那什么偶像剧里的,那个恶毒女配想方设法要勾引一个总裁,就只凭着自己年轻漂亮,其实演员选角也不怎么漂亮!还没女主白富美长得好呢!各种诡计成功上位一时,可啊!还是架不住男人喜新厌旧,婚后没多久就觉得还是女主更好,甩了那女配和女主结婚了!”

    老同学听得津津有味,她是不明就理的,一时也没想到那处去。

    只是惯被坐冷板凳的许自香有那么一个死理,婆婆说的每一句话都带有深意,尤其要注意那些暗里针对她的!

    然后也是秦母生怕儿媳妇不知道她在暗讽她,还故意扫了她一眼,就那么和许自香眼神撞个对着,她那不屑的小眼神儿,许自香瞬间啥都懂了!

    婆婆又要讽刺她了!

    然后紧接着秦母就集中火力在老友女儿汀泠上,“可惜我儿子结婚了,我也就这么一根独苗儿,要不准要讨你当儿媳妇的!”

    “唉哟,你别说,我女儿走哪都讨长辈喜欢的!”

    许自香吃不下饭了。

    秦奋放下碗筷关心道:“怎么了?”老婆脸都黑了。

    怎么了?!

    许自香眼睛都瞪圆了,努努嘴使眼色,让他听他妈说得话。

    秦奋听着,才说道:“妈,您要再生一个儿子可以找代孕的。我记得您二十五年前不是冷冻过卵子么?也不知道过期没有。不过生了也比人家姑娘大十八岁了,娶不上了。”

    舒坦!

    许自香脸不再那么黑了,面上终于恢复点笑容了。

    秦母瞬间拉长了脸,这下换她黑了,“我在这说着玩的,你突然这么认真一句干什么?!跟你爸一样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对不起,我的错。”秦奋赶紧耸耸肩。

    许自香私下里握握老公的手,给他点赞许。

    秦奋回头挑挑眉,面不改色的,嗯,他妈说得是有点过分就是了。

    老同学终于后知后觉看明白了状况,这是拿她女儿拿枪使呢!唉哟,她同学这种性格到老了都还没改,自己女儿可千万别嫁给这种婆家,婆婆为人太势利了,要是娘家一朝失利,翻脸就不认人了呢!

    “我们吃完了,妈,阿姨你们慢慢吃。失陪了。”

    秦奋起身拉着老婆准备回去了,今晚女儿留宿奶奶家。

    等人一走,老同学也紧跟着告辞了。

    出来时老母亲对小女儿再三劝告:“找婆家千万别找这种的!宁可找个穷点的小伙子至少婆家得看我们脸色!”

    汀泠听得一愣一愣的,“哦。”其实她还不是很明白,只是说道:“妈,以后我找个老公要像那位秦奋大哥一样疼他老婆就好了。”

    “你肯定能找到的!”

    “嗯。”

    **

    秦奋手拉着许自香,他们在河边散步,他走在稍前一点,她紧跟在他身后,一双手伸在前面由秦奋反手伸在后面牵着她,甭提多浪漫了。

    “我踩到你鞋了啦!”许自香突然低叫一声,她踩到秦奋的鞋了。

    秦奋面色不改把鞋穿好,“你跟我有什么仇怨吗?”

    “有!你妈又欺负我了!”

    “我这不是帮你找回场子了么?”

    “哼!都涮得我差不多了才发现。”

    “我当时专心吃饭还真没留心听她们在聊什么。”

    “哼哼。”许自香就一脸不信。

    秦奋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过几天带你去玩。”

    “去哪?”

    “苏州。”

    许自香一愣,“去那干嘛?”

    “投资新建飞机场,我得过去看看。”

    “这是大项目呢。”许自香眼睛一亮。

    “是。到时候你可以过去找徐自飞了。”

    “你要让我去找他?”

    他表示震惊,“你是他嫂子,为什么不能去?”

    许自香张张嘴,她看他那么正常的表情突然感觉自己这两年所做的一切好像都是没有意义的了——

    却不想后来他又说了一句:“我让你去找他也不能乱找。去了苏州他的地盘见上他一面是礼节,多了也不行。”

    “啧!”差点又被他唬了过去!

    再见亦是最好的朋友<网红上位记(女娲)|脸红心跳

    <a href="/books/635829/articles/7649237" target="_blank">/books/635829/articles/7649237</a>

    daisy

    再见亦是最好的朋友

    徐自飞接待着小紫晴到苏州玩了好几天,这几天里老朋友间彼此都发现双方改变了不少,不论是心境上还是为人处事都不一样了。时间让他们足够成长。

    小紫晴要回去那天前夜,她与徐自飞聊了很久,她问了他:“这辈子你能从许自香身上移开视线吗?”

    “这世上没有永远单方面付出的感情,也没有永不求回报的义务。父母幼时养育子女,子女长大照顾父母都是一种付出与回报。所以,我无法保证一辈子当个痴情人。”

    真是坦荡得让小紫晴悲伤,“那有一天能喜欢我吗?”

    看着她一双希冀的眼神,徐自飞不忍再拒绝她,但他必须坚定内心,“不能。既然一开始你就不是我的菜,那一辈子都不会是。那些朋友转为爱情的,我想更多的只是掺杂了大量的亲情,当成家人一样了。”

    “虽然很难过,但是我明白了。徐自飞,你人真好,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像你这样光明磊落,不爱就是不爱,不给承诺也不是个渣男。”

    “你越看到我的优秀会越爱我的。”

    “可我现在就已经很爱你了。”小紫晴深吸一口气。前段婚姻并不好,婚后生活她以为是恋爱的升华,反而是品质的下降。婚后男人变得不如婚前的质量时,会给她带来一种上当受骗。

    原来人们常说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不是假的,唯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其中的真理。

    前夫的渣便越衬出徐自飞的好,可能很多时候还是得不到就是最好的。

    “如果你能和我谈谈恋爱,让我发现你并不如我想象中那般美好,那我该多幸福,就不用一直惦记着你了。”

    徐自飞笑笑:“或许我对许自香的执念也如同你此刻的心境一样。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彼此相视一笑。

    后来徐自飞又问了她还会去国外吗?小紫晴摇摇头,她说她想开创事业了,就呆在国内留在父母身边。徐自飞会说会照顾她生意的,小紫晴说好。

    时间啊,终究是让人们越来越走向成熟了。

    **

    许自香再踏入苏州那天,小紫晴刚好坐到飞机上,两人完美错过。

    秦奋没特意给徐自飞打电话让他来接机,但徐自飞还是来了。这一年里他们都开始接触自己父亲的生意了,是时候移交大权的时候了。这次项目的投资,是这对年轻人的一次练手机会。

    所以徐自飞看到尾行而来的许自香时,初时一愣,随后咧开阳光灿烂的笑脸扬手招呼:“哟!嫂子!好久不见你长胖了呢!”

    那一声“嫂子”全无半点额外的男女情感泄露,听得许自香一愣。

    她从未听过徐自飞叫她一声“嫂子”,如今一听只觉怪异,心头顿生一股淡淡的愁肠。

    人都会改变的,随时间拿下又放下。

    许自香甩去那莫名的愁肠,她知道和徐自飞再也回不去过去的亲密无间了,虽然失落可也得接受。因为她得守着秦奋,守着她自己选择的爱情。

    人不能太贪心的,要学会知足。

    “徐自飞!好久不见!”收敛好复杂心情后,她回了一个同样灿烂无比的笑容,“我们到苏州了,你可得好好招待我们呀!”

    “这个包在我身上,准让你们两口子回去时长胖十斤!”

    秦奋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嘴角愉悦地勾起小弧度,他的心情算好。他很满意自己老婆和表弟的坦荡。这两人不会有任何可能,只要他活着的一天,他想他一定会守护自己的婚姻不让任何人趁虚而入的。

    “走吧。”他淡淡说了句,历来三人中他占据着主导地位。

    “我替你们拿行李。”徐自飞接过行李,热情洋溢:“你来得真是太好了,上午都还在下雨,中午就放晴了。还有啊,嫂子,小紫晴刚坐飞机回去呢,我刚在机场送完她就来接你们了。”

    “啊?!”许自香一愣,随后好生失落:“干嘛不留她一下啊!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在苏州玩了!”好气哦!

    “我以为你是知道的。”徐自飞很是无辜。

    许自香气得鼓了脸,她没有和小紫晴电话联系啦!真是完美地擦身而过!

    算了,来日方长,回去后照样能约出来一起玩了!

    许自香想得开。

    彼此间相视一眼,皆读出对方眼中的落落大方。最后不约而同一笑,他们会当一辈子最好的朋友,哪怕彼此不再亲密无间了。

    许自香默默地对徐自飞许下最美的祝福。

    穿越的秦药儿篇&lt;网红上位记(女娲)|脸红心跳

    <a href="/books/635829/articles/7679525" target="_blank">/books/635829/articles/7679525</a>

    daisy

    穿越的秦药儿篇

    秦药儿十八岁了,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儿,她的成人礼特别的风光。

    许自香问女儿有什么想要的成人礼物,秦药儿眼珠子一转说道:“妈,我要去你的珠宝室,你让我随便挑一件!”

    这么些年来珠宝收集贵妇的许自香可以说只管买贵的不管买对的,她的收藏室那可真是能拿出去举办个展览了。

    许自香同意了,“反正我老了以后还是要给你的。”于是把地下室的密码告诉了女儿。

    “妈你不陪我一起去?”

    “不,你徐叔说下午有一场珠宝拍卖会,里面有欧洲一些贵族变卖的王冠,我看中一顶,谁都不能和我抢!”仍旧少女心浓重的许自香只扔下了一句:“只准挑一件,不准多拿!”人风风火火地走了。

    秦药儿转身往地下室走去。

    她妈妈的珠宝室她常来,小时候爱打扮时,经常跑这里来玩妈妈的珠宝戴在身上扮公主。后来摔坏了妈妈一件心爱的珠宝,她便拒绝让她来了。

    不过疼爱她的奶奶知道以后,给她购买了很多珠宝,说:“不就一点首饰用得着这么小气吗?药儿,奶奶给你建一个!”

    秦药儿一直觉得奶奶很疼她的,也不偏心,只是好像她妈妈始终不这么认为……嗯,奶奶也不让她解释。

    “唉。”打开灯往珠宝室去一一瞧去,她记得幼时里很喜欢的一件珠宝那时吵着妈妈给她,但妈妈没给,这件事儿让她执念到今天。十八岁的成人礼就决定这件珠宝了!

    最终在角落里找出了它,儿时的记忆里美得惊为天人的珠宝如今以成人的眼光来看很普普通通,令秦药儿嫌弃地撇撇嘴:“我以前的审美就是这样吼……”显然这珠宝也被许自香嫌弃了,一直放在这里闲置了很久。

    决定放弃儿时的执着的秦药儿重新转移目标,她得别外挑件好的!一路围观下来时,走到玉饰区域停下脚步,橱窗里一枚和她脖间一模一样的玉佩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低下头凑过去,伸手捡出那枚玉佩,只觉入手一股寒凉,那是因为并没有被主人日常佩戴在身上的缘故。

    “我妈没说过还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呀……”

    秦药儿自然知道自己从小到大挂着的玉佩是曾经徐叔叔送给妈妈的结婚礼物,后来她出生了给她戴上了。

    她满心的疑惑,然后眼珠子一转,“嘿嘿,我干脆就挑这块玉佩好了!”

    她于是把玉佩挂到脖子上,玉佩煨烫在她心口的瞬间冷得她全身直哆嗦。“唉呀,怎么这么冷!”

    随她话说完,她一直戴着的那块玉佩突然断裂了,令秦药儿傻眼了。

    **

    班上有很多男同学都喜欢秦药儿,其中一位男同学家里是开珠宝店的,对玉佩很有研究,在秦药儿一早背着书包来时,他马上迫不及待地过来:“药儿,你原来那块玉佩的材质看着和这块差不多,但是这块更古老,起码得东汉时期去了!这玉价值过百万,你原来那块最多五万!”

    “哈?!”秦药儿无语了。

    晚上吃饭时她问起了她妈这事儿,许自香才回答:“是因为你小时候弄丢了一次,我心里愧疚对不起你徐叔叔,就让你爸重新仿了一个。后来找到了,就把原来的收藏起来了。”

    秦药儿眨眨眼,许自香一愣:“这两天出门了忘记问你挑了什么礼物。”

    秦药儿立马把玉佩拿出来,“妈,就这块!我原来那块突然裂了不能再戴了,我就拿这块正版货!”

    “裂了?!”许自香倒无所谓,“怎么好端端裂开了?”都说玉摔是替主人挡灾的,她心里有瞬间的不安。

    秦药儿从小无神论者很自然说:“因为盗版撞上正版只能败下来呗!”

    许自香噗嗤一笑,“你啊。还有几天就过生日了。”

    “周二去了,所以我决定趁周末两天先邀请我的同学会去爬山!”

    “唔,祝你玩得开心。”

    “谢谢妈。”秦药儿笑得很开心。

    许自香也并不知道这将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女儿。

    **

    鬼精灵的秦药儿表面是告诉她父母她是去爬山,但实际上却是包了机跑云南去了。

    上山下海什么的早玩腻的官宝二代们更多的是需要刺激,于是众人决定去云南,听说那里很神秘,不知死活的一堆孩子们有四十多人,大包车行驶在险峻的盘山路上。

    车内闹腾的少年少女们在欢声笑语。

    秦药儿把玩着手上的玉佩,这几天戴着它一直人冷,她有空没空就盘它一下。

    那珠宝商同学在说笑话给她听:“药儿,你这么漂亮小心进了少数民主的村落后他们把你当童养媳!”

    “那正好啊,我左一个右一个,左拥右抱当女王!”秦药儿笑眯眯的。

    “啊?!”同学震惊了。

    秦药儿把玉佩收回去,扭头望着窗外那奇山峻石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不多时有同学奇怪,“你们有没有觉得这车子越开越快了?!”

    初时只是很小声的讨论,随后几乎所有人都发现了,司机也面色越来越可怕,他驾驶的车子刹车失灵了——

    珠宝商同学紧张得脸都发白了,猛拍秦药儿,“药儿,车子刹车好像出问题了!”

    这是一段连续的下坡路,失灵的刹车导致车速越来越快,司机脸色惨白,任他把刹车踩到底也没用,只能做的是努力控制方向盘不让车子偏离公路。

    秦药儿也是面色惨白,抓紧了男同学,“我们不会死在这里吧——”

    随她话落,方向盘终究是没能控制住,整辆车子飞了出去,外面是奇险的山崖。

    在车子飞出去的那刻,秦药儿的心脏停止了,然后只觉双耳一片失聪,眼睛瞪得大大的,出车祸临死前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这是秦药儿临死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那辆坠下悬崖的大巴车最终神奇地消失了,崖下没有一丁点儿的痕迹,仿佛半空消失的四十几个学生成为了那一年最火热的话题。

    很多网民猜测他们是集体穿越了,而失去孩子的家属们也宁愿如此相信,至少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徐自飞与许自香的黄昏恋&lt;网红上位记(女娲)|脸红心跳

    <a href="/books/635829/articles/7694781" target="_blank">/books/635829/articles/7694781</a>

    daisy

    徐自飞与许自香的黄昏恋

    七十五岁就死对这个世纪的人类来说绝对是短命的,可病痛是不挑富贵与贫穷的,该死的人一定会死。

    白发苍苍的精瘦老人躺在床病上的最后一刻仍旧还是很精神体面的,他在妻子面前威风过,也伤痛过。“我走了以后,你就改嫁吧。”

    同样已经生了白发的老太婆许自香一张脸要比丈夫保养得年轻多了,虽然都是七十多岁但看着也只有五十多岁,满头银发使她更增添了岁月的痕迹。“你真是的,为什么还要提这个话题?”

    “他一直单身到现在不就是为了等你吗?”老人一双眼睛很精明,他得了肺癌晚期,病发检查的时候已经没办法治疗了,死亡来得太快,而他倒也尽快地接受了。

    “拜托你还在说这些话,给孩子们听到了会怎么想?!”

    “反正你还挺年轻的,也才七十岁,要改嫁我准许了。都这个岁数了,他想碰都碰不到了。”

    老太婆许自香眼睛一瞪,看着因为笑而使全身疼痛的老头子丈夫,他可真是没安心。

    “真是遗憾,我本来想活到九十岁的,这样可以和你处得更久点。”

    “我看你根本不是想和我处得久些,只是为了和徐自飞斗气吧?”

    “也有这方面的情况,我不否认。”虽然坦然接受了死亡,可终究心里是不安的。他伸出枯瘦的手搂住老伴仍旧还白嫩的手掌,“你看你都这么老这么丑了,徐自飞还喜欢你么?怕是嫁给他他都嫌弃吧?”

    “你信不信你一死了我二话不说就嫁给他?!”许自香不想丈夫看扁了,虽然婚后她没什么异性魅力了,但这老头子不也是一样,除了她谁还看得上他了呀?

    突然的丈夫语气一沉:“对不起啊,香,那几年在你最艰难的时间没能好好陪着你,是我的错。”

    许自香眼眶都红了,“说那么干什么?都几十年前的旧事了还提来做什么?”

    “就是因为药儿的事让你后面记恨了我三十年……我是一直知道的。”

    “那你知道为什么不好好安慰安慰我?!”纵然事情过去了三十年,女儿失踪了三十年,许自香再提起使他们夫妻之间心存隔阂的导火线心头还是有着火气。

    “你爱女儿比爱我还要多呢,我真是吃醋了。”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冷血吗?!”许自香掏出纸巾擦泪。

    秦奋语气虚弱起来:“我也很疼她的……只是总有一个人得坚强……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我累了,香啊,去叫医生吧。”

    许自香神色一震,眼泪刷地就下来了。“我不记恨你了,走之前总得让你知道,药儿失踪三年后我就理解你的难处不为难你了。”

    老人一张苍老的脸瞬间彻底地放松了,松开了妻子的手,“那这样我走也走得了无牵挂了。我先去见见我的女儿,你再晚几年过来找我们父女俩吧。”

    “呸!乌鸦嘴,你女儿才没死呢!”

    “那我就先去下面等你们。”

    “到时候我会带着徐自飞一起来找你的。”

    秦奋起初眼睛一瞪,心头还是有气,但片刻后就释然了,“随便吧,就当我可怜他施舍给他了。”

    许自香摇摇头,她的丈夫强势自傲了一辈子,临死了还是这样嘴硬不服输。

    “快去叫医生吧,我全身都疼了。”

    七十岁的老太婆许自香亲自送走了自己的丈夫,两人相濡以沫这么些年,多少的爱恨情仇中,对彼此的感情早已不需要任何言语再表达出来。

    丈夫说要走得体面点,于是选择了安乐死,许自香亲自在旁边看着,趁丈夫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她对他说:“如果我也病重那天,我也要这样痛快地死亡。”

    从医院出来时,许自香没有哭,看到医院门口站着一位高瘦精干的同样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时,许自香忍住的眼泪崩塌了。

    那个老头子是徐自飞,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穿着那一身仍旧合身的西装,还不到拄拐杖的年纪,毕竟他还没过七十大寿呢。过了良久等她走近了才问:“人走了吗?”

    许自香很镇定地点点头,“走得很安详,他让我改嫁,嫁给你。”

    徐自飞并没有笑,语气沉重,“我先送你回家吧。”

    许自香喃喃自语着:“我还操持着办葬礼呢。你是他最亲近的表弟,葬礼上你也得来吧?”

    “我会来的。”

    徐自飞伸出手轻揽过许自香的肩头,“我的身体还很健康呢,香,我每隔半年都做一次体检的。”

    “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老太婆许自香选择了装傻。“先送我回家吧。也不知道他现在有见到女儿没有……”

    虽然几十年里一直认定女儿没有死,可这岁数了,许自香也看开了生死。

    徐自飞开着车,他还能开车上路呢,也会一直开到法律限定的那一年为止。他分心着看着身边的老太婆,满头银发的许自香是一夜白了头的,顶着这头白发他提前就看了三十年,看到现在也不觉得她有多老了。

    还是心头那个最可爱的女人,徐自飞虽然觉得在表哥死的这天就肖想着马上要娶表嫂是很不道德的事,可他不是圣人,熬了五十年才终于熬到秦奋死了,兴奋喜悦的心情是人之常情吧……

    未亡人许自香给已亡丈夫举行的丧礼是极为隆重的,她有两个杰出的儿子,他们都已经成家立业,而她也早已当上奶奶。

    她的婆婆秦氏十几年前就死了,老太婆死的那天她是开心的,婆媳不和的她们当仇人当了一辈子,死的那天彼此都还看不顺眼。

    所幸婆婆年纪大,自然是要比她先走一步的。

    所以许自香剩下的这十几年过得很开心,在丈夫的葬礼上她有哭泣,不也全是为了做戏,自然还有真情流露。

    王子和公主的幸福幸福只走到人生的三分之二就结束了,余下的三分之一虽婚姻未破裂但爱情也变质太多,人生晚年时期不免有些许的遗憾。

    可总结整个人生,她仍旧是外人眼中人人艳羡的对象,提起来就是一个牛逼的贵妇人。

    这倒也足够了。

    秦奋葬礼结束后一个月,徐自飞提出约会,许自香想了想还是去了。老年人挑的地方是一个湖边,一张长椅前,一束红玫瑰,一枚戒指。

    满头银发的老太婆把遮风又时尚的帽子摘下来,坐到同样很有气质帅气的老头子旁边,“都七十岁的人了还送玫瑰花?”

    “怎么就不许老年人谈恋爱了呢?”徐自飞神态顽皮,依昔还有年少时的风流。

    许自香微笑,拿起红玫瑰闻了一下,“还挺香的。”

    徐自飞见状从口袋里掏了好一阵子才掏出戒指,到底是老年人了,不比年轻时的手脚俐索了。“戒指你看着喜欢也顺便收下吧,我们俩岁数都不小了,也就只剩下精神恋爱了,就当是可怜同情我,圆我一个梦吧。”

    许自香看着那枚戒指,眼泪忍不住地就红了。这枚圈戒他戴在手上三十年了,她回忆他说是先帮未来媳妇戴着的……

    最后略颤抖着手去拿了戒指,“好。”

    七十岁的老头子那颗一直紧绷的心终于落地了,“你得多陪陪我啊,我万一哪一天也早死了,真是死得比秦奋还遗憾。”

    “我可比你大,兴许是我比你先死呢?”

    “呸,不许瞎说!科学证明女人比男人长寿五年的!”

    许自香主动戴上了那枚圈戒,然后伸出手握住了老头子干瘦青筋的手,他们都不再年轻了,留给他们的余生确实不多了。“那我就努力多陪你活几年吧……”

    徐自飞幸福地笑眯了眼。

    秦奋什么都赢过了他,但唯有寿命上,他输了。

    本书是由撰写, 感谢肉肉屋会员分享该书,肉肉屋感谢您的阅读......